养不教,父母之过?/廖珮雯

有关新山少年夜骑事件,一些网友虽然承认活动空间的确对社会产生问题,但对居住在与出事少年同样地区的其他族群,是否也有相同风气?若尝试回答这项指向族群因素的问题,可从文化层面来谈。

的确,族群文化对某个族群的集体思维、行为,会有一定的影响。例如本地华社传承“再穷不能穷教育”,双薪华人父母倾向把孩子放在安亲班、功课班、补习班。

他们回到家继续补习,要不然买一大堆课外作业给孩子做,尽量不让孩子出外玩耍,嘱咐孩子全神贯注在功课上就好。

各族有“文化资料库”

相较之下,居住在甘榜地区,或较穷居住地的其他族群,倾向不太约束孩子,任由他们四处玩耍,乡下孩子接触大自然的几率相较比较高,对社会规矩的遵守也在缺乏教导下,而一知半解。

他们甚至在没有父母的处罚机制下长大,成为胆大包天不理公共社会秩序的个体,这些都很有可能发生的。

从文化来看,每个族群都有他们不同的“文化资料库”,各种价值观、信仰、认知,都和这个有关,且会代代相传,也有横向传播。

所以,当某族群和其他族群接触,会有文化冲突,亚洲价值和西方价值的冲突尤为明显。

文化资本可改变贫穷

其次,这当中还有文化资本的影响。这可解释为何一些马来家庭,并没有贫穷/甘榜马来家庭才产生的社会问题。

文化资本谈的是家庭教育是否有足够资本提供给孩子,例如读书受教育、人脉等。

一些意见反映,网友周遭的友族家庭,也没有出现类似少年夜骑的社会问题。

这其实反映另一种社会情况:阶级性差别。大家都有正职工作、有经济能力买房、买车,接受教育,给孩子补习、买玩具、新衣、电子器材、买书报等;让孩子上各种课程,加强孩子智能。

这些并不是族群问题,而是阶级问题,而中产精英阶级较有能力(或文化资本)提供给下一代文化薰陶和教育培训,具备更高的家庭经济能力,从而影响孩子的价值观、认知、信仰、行为、社会选择。

有时候,贫穷是世袭的,因为原生家庭没办法提供足够文化资本,让他们提升教育水平,也没有相关人脉让他们往社会较高的一层流动。

所以,很可能涉事少年的家长已在世袭贫穷,少年更缺少文化资本来改变贫穷现状。

概化推论需足够样本

若说一些贫穷华族家庭也没有产生社会问题,那可回归本文的第一点,族群形成的文化资料库,对家庭教育产生一定的影响。

一些家庭能逃离世袭贫穷,一些则无法,但人们不能以个人经验和个人选择,来推断其他人也能和本身一样做出这个选择,这是不逻辑的推断,由个人经验无法做出社会科学式的概化(generalization),必须有足够样本才能做出概化的推论。

唯有在族群文化和文化资本的交叉作用下,才能更宏观和深入地看待这个社会问题。

恰好华人多为中产精英阶级,马来人多为低收入下层阶级,加上各族文化资料库的差异,才会使社会问题产生族群之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