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不怕的朝鲜/黄子

这次金正男在我国被杀,无论凶手是谁,朝鲜同我国的关系,只要按照正常的外交折冲尊俎,绝对没有必要闹到两国互禁对方国民包括外交使节离境的恶境。

打从开始,大马都按照国际、大马法律程序、外交手段办理;问题出在朝鲜大使的处理手法,过度非理性,条件反射式地祭出阴谋论,咬定我国与其敌人勾结,不交出遗体,不让彼等派员监视解剥过程。

实际上,朝鲜大使所求超出国际法则,大马没有义务破例应其所求。

倘若死者并非大使所不承认的金正男,朝鲜当局更不必提出非分之求,徒增疑窦;再者,非金正男的死者被杀,也不关朝鲜当权者的事,大使又何必如此小题大作、反应过敏、狮子搏兔之力,处理一个普通公民在国外被杀呢?应该求查真相,而非要求黑箱作业。大使的过度反应,纵使是长期被孤立围堵满腔被压迫悲情扭曲心理的反应,也只会把事搞砸,显得作贼心虚,绝非理直气壮的维护国家尊严。

30年前在中国大陆走红的痞子王朔有句名言:我是流氓我怕谁?

朝鲜处理问题的手法,不一定是王朔的流氓心态,也许是长期被压迫的悲情仇恨心理反射。有飞弹导弹甚至核弹的朝鲜,倘若真的和美日韩开战,稀哩哗啦,没几下就如伊拉克利比亚,兵败如山倒;但他们谁也不怕,连最大的靠山中国,也不假颜色。对付一个小小的大马,肯定不放在眼裡。

不过,谁都不怕,常常只能把事搞砸,得不偿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