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革命提升城市环境水平/洪文杰

2017年2月,中国的“厕所革命”工作现场会在广州召开。

据悉,2016年中国全国共完成新改建厕所5万多座,占厕所革命三年计划(共5.7万座)的89.33%。

2015年,按照中国国家旅游局的计划,中国启动为期三年的“厕所革命”。

中国收官之年

因此,今年也是中国“厕所革命”的收官之年,要达到厕所新建或改建的目标数量,并非难事。

同时,中国的《“十三五”旅游业发展规划》也明确提出,“十三五”期间,全国新建、改扩建10万座旅游厕所,主要旅游景区、旅游场所、旅游线路和乡村旅游点的厕所全部达到A级标准。

“厕所革命”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

在安邦智库(Anbound)看来,厕所的确代表着城市的文明,但值得注意的是,一个城市的文明不是有没有“星级公厕”、“天价公厕”,而是有多少座干净、卫生、洁净的普通公厕。

近年来,经过几十年的城市建设,中国的公共厕所数量是上去了,但在以人为本方面显然还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是标识模糊,一些公厕缺少明显的指示牌;二是分布不合理,越是人流多的地方越难找到公共厕所;三是管理落后;四是卫生条件较差。

事实上,上述中国公厕所面对问题,也几乎完全能套用在马来西亚。撇开机场与大型商场的厕所,其他地区的公厕,基本上都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随手拈来,今年2月份,森美兰州旅游景点波德申的默迪卡草场公共厕所就以没有水供为由,而关闭数个月,导致当地小贩、顾客与旅客等怨声四起。

要营造出良好的城市环境,需要在公厕这类细节上下功夫。

大马落实政策

该公厕外观新颖,不仅设有各8间男女厕所,还有一间残障人士公厕,但在多年前也因面对水供短缺而被迫关闭将近一年,没想到恢复操作3个月后,却再度关闭。

作为马来西亚闻名的旅游胜地,公厕竟然面对着如此的窘况,这反映出相关政府单位在城市文明与思维建设上,并没有跟随着硬体设施同步提升。

当然,我们也看到一些地区的政府单位正努力提升其公厕设施。比如说,登嘉楼的瓜登市政厅为了迎接今年登州旅游年,积极提升及改造市内50间公厕,以达到五星级的水平,为游客及民众提供舒适的如厕环境。

然而,马来西亚公厕的改革,也不能只是因为特定与特殊的事件,才去进行美化与升级。反之,政府也应该透过政策的落实去推动公厕文化,甚至走入民间去进行公厕文明醒觉运动等。

反观邻国新加坡,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将干净的公厕定为“优雅社会”的标志之一。以美丽、整洁而著称的新加坡对公厕的设计、建筑和管理一向都很重视,公厕十分漂亮,设备电脑化,装有空调,同时还免费提供卫生纸,老人和残疾人有专用的特殊便池。

日本标志鲜明

而在日本城市,公厕不仅有鲜明的标志,凡是允许公众进出的场所,都有卫生间供内外人员免费使用,且有专人打扫,没有任何异味。

城市公共厕所是城市基础设施的必要组成部分,也是一座城市公共卫生水平的标志之一。要营造出良好的城市环境,各地需要在公厕这类城市细节上下功夫,将公厕建设列入区域建设和城市建设的总体规划,做到数量充足,布局合理,最大限度地便利流动人口,而在厕所的管理上,服务比技术更重要。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