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的回应(下篇)/王介英

话说回头,“支流”就是“支流” ,“主流”就是“主流”,事实如此,岂容我们颠倒?

其四,许多人都说中国推行简化字方案以进行扫盲运动,取得了重大的成果。虽然今天中国偏远地区还有数以百万计的农民依然目不识丁,但那不是简化字扫盲运动的错,这笔账不能算到简化字运动的头上,要是没有这个运动,情况肯定会更糟。

不过,纵横君独具慧眼,看出简化字扫盲运动惹了大祸,扫盲扫出大学生把青城山山门上繁体字的石刻“大道无为”读成“采药超人”的另类“文盲”。大学生尚且如此糟糕,那中小学生还成什么样子?因此,他将这种负面情况归咎于推行简化字方案。

笔者虽没有纵横君那么有学问,毕竟曾教过文字学,看到纵横君所举的这个例子觉得很奇怪,左看又看,看不出为什么会这样,百思不得其解。繁体“大道無為”里头有“大道”两个传承字,只有“無為”是繁体字,身为中国大学生,“大道”二字总该懂吧?如果错读也只可能读成“大道xx”,不可能读成“采药超人”。想来想去,终于找到两个可能的答案:(一)这个中国大学生突然“发神经”;(二)居心不良者,乱编“鬼话”来诋毁简化汉字。不知纵横君认为笔者这两个可能答案合情合理吗?

不被接受的被淘汰

至于纵横君说中国媒体用了“剩男、剩女”、用了“买单”、“踢爆”等词语“污染”了中文,还说使用者跟随港台的风气进行“去中国化”。依笔者看,那是有关媒体,尤其是网络媒体的执笔人赶时髦而已,不用大惊小怪。中国上太空登月球,开拓一带一路的无限商机,正在逐步实现“伟大中国梦”,中国这些媒体人若真的跟随港台那群搞台独、港独分子一起去搞“去中国化”,那一定是头脑有问题!

语言文字体系中变化最大、最快的是“词语”,一旦有新事物出现,新“词语”就应运而生。就因为它变动快,所以最不易规范。不过,依照语言文字“约定俗成”的规律,词语被民众接受的,流传下去;不被接受的终归要走上被淘汰之路。也许这些初看稀奇古怪的新词、新语,其中有一些有朝一日可能会被权威词典所收,“乌鸦跳上枝头变凤凰”,一转身变成规范词语也说不定。

再说, 网络上脸书那些私下往来信息的用字,谁限制得了?不知纵横君有什么良策可以派上用场?如果真的有,大可向中国有关机构献策,那可是“功德无量”的贡献啊!

其他支节问题就不赘言回应了。

(作者为马大中文系前讲师、拉曼大学中文系前助理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