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苦为难孩子?/周秀洋

社交媒体近日疯传一段小六生在礼堂内宣誓,务必要尽其所能在小六检定考试中考取好成绩的片段,还要求孩子们签下大名;结果,校方的这个做法引起了争议。

事情究竟是好还是坏,永远都有两面。对于能承受压力的孩子来说,这或许就成了推动力,若有懈怠时,或许想起自己曾经许下的誓言,就能鞭策他努力学习;但可能对于压力承受力较弱的孩子来说,这却已形成了精神负担,每每想起曾经许下的誓言,可能就会担心自己无法做到而害怕。

事情往往都有两面,就看家长教师如何引导,这样的做法究竟是好还是坏,一样没有绝对的答案。

朝令夕改

根据雪州校长职工会主席何润兴的说法,这是因为雪州教育局推出了“冠军计划”,鼓励雪州各校一起提高小六考生在UPSR的成绩,因此为了达到教育局的目标,校方才会各出奇招,看看能如何激励学生考取好成绩。只是有一点我有些混淆了,我明明记得,我们的教育政策明明是要朝鼓励孩子往多思维方向迈进,而不是单单关注成绩又考了多少个A,那么这所谓的“冠军计划”,是否违背了教育部不希望孩子家长过于注重成绩表现而忽略了思维发展的原则呢?

一直以来都对我们朝令夕改的教育方针很疑惑,为什么不能让孩子从最基本的学起,打好了基础才能走得更远,跑得更快不是吗?举个例子,一年级的孩子才7岁(以年份来计算的话),理解的词汇肯定有限,为什么编写课本的老师或专业人士,就不能站在一个六七岁孩子的角度去编写课程?为什么非要把那些艰深得可能就连家长都需要查找字典的词汇加入课文或问答中呢?这样,真的有助于鼓励孩子的思维发展吗?

在回答问题时,可能一个孩子明明知道答案,词汇上却无法表达,但或许用说的、画的,却能表达出他所想的答案,这样能接受吗?与其以一个大大的打叉打击孩子的信心,是不是能换一种方式去鼓励孩子呢?特别是对于那些刚刚踏入小学、一切都还在摸索适应中的小朋友。

词汇艰深

依稀记得,我小学时候的马来文从最基本的音节学起,慢慢的一点一点扩大词汇认知,可现在的课程纲要已“进步”到就连题目或许家长也看不懂的阶段。这样艰深的词汇是为了要提高孩子对学习的兴趣吗?我家也有一个明年上小学一年级的孩子,每每看到朋友在面子书上寻求“协助”,帮忙孩子解答一些深奥的问题,我就开始担心不已!看来,家里的字典应该赶紧准备好最新的版本,免得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