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海上丝路需注意民情/谢祥锦 

在巴基斯坦,瓜达尔港路附件的玛基清真寺传来了喚拜,提醒着穆斯林们放下手上的工作,进行礼拜。

于此同时,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市的板球体育馆,正准备着和孟加拉展开板球竞赛。而在同一个时间,我国的马六甲市里的不同国家游客在欣赏着葡萄牙、荷兰时期所留下的建筑物。

这几个国家的人民,有的或许看起来过着和往常没什么两样的日子,不过,他们的生活却正在酝酿着变化。

这些国家,以及其他沿路上的国家,正在被涵盖在“新海上丝绸之路”里,而中国也积极地在这些地区注入了大量的投资,展开不少大型项目工程。

继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之后,中国也积极“抓紧规划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安邦智库(Anbound)首席研究员陈功酒曾表示,“一带一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是中国近几十年的巨大历史突破。

带来商机也引发冲突

中国的地缘政治历史,自从“第三世界”之后,就始终没有更多实质的突破,但是2013年至2014年间,这种情况出现了巨大的改变,先是提出了新丝绸之路,后来又提出了“一带一路”。

截至2016年7月,中国企业在20多个国家建立了52个经济合作区,支付了10亿美元(44亿令吉)的税收,创造了近16万个就业机会;而基础设施建设、金融、贸易和物流、分销和零售等行业等带来了商机。

另外,在2016年的前11个月,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额达8489亿美元(3.74兆令吉),占该国同期对外贸易总额的25.7%。

作为“一带一路”的重要一部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或称“新海上丝绸之路”在中国对外投资、经商合作是举足轻重的。

海上丝绸之路的建构,不只是带来了商贸契机,也对政治、教育、人文交流等带来了深远的影响,当中甚至可能引发冲突、对抗。

以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为例,2009年至2014年,斯里兰卡的债务增加了近3倍;目前该国的债务总额约为650亿美元(2860亿令吉),而斯里兰卡花了90% 的政府收入来偿还债务。

斯里兰卡财政部长拉维卡鲁纳纳亚克(Ravi Karunanayake)宣布,该国政府决定将80%的汉班托塔港卖给一家中国公司,同时在该地区提供了一个投资区给中国,以减轻国家债务负担。

据悉,中国已经花费了近20亿美元(88亿令吉)修建汉班托塔港口,也在附近修建了一座新机场,而今后中国可能还会增加在斯里兰卡的投资。

对中企有戒心

但是,2017年才刚开始,斯里兰卡南部一个工业区即有的当地民众,担心自己会被赶出家园和丧失农地,坚决表示不会出让自己的土地而聚集抗议。这项抗议甚至还引发了部分示威群众向警察扔石头,而警察使用催泪瓦斯和水炮的暴力冲突。反对中国投资者的,还包括了一些僧伽罗佛教僧侣。

值得一提的是,领导抗议活动的是前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他声称允许中国租用战略港口99年的租约,是侵犯了斯里兰卡的主权。

拉贾帕克萨在位时,曾表示“将进一步深化斯里兰卡与中国经贸合作”、“期待加强与中国的经贸与投资合作”,而如今却来个急转弯,领导示威反对中国投资。

这不禁令马来西亚人想起前首相马哈迪、副首相慕尤丁在位时曾鼓励中国来马投资,如今却抨击中国在柔佛州的投资项目。

这些示威、抗议活动或言论当然具有政治议程,但也不能否认有的当地人对中资企业充满戒心,担心主权被侵蚀、居住地被掠夺等。

中国在建设新海上丝绸之路,必须顾虑当地社会民情、法律、政治状况,否则对中资企业而言会留下不少隐忧。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