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不是环保志工/南洋社论

经历半个月后,终有“安心”行动。

说的是朝鲜男子“金哲”本月13日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被神秘暗杀队以化武VX神经毒剂攻击身亡半个月后,大马当局才出动到案发现场检测是否有残毒遗留。

警方周日凌晨派出鉴证实验室核生化与爆烈物处理小组,联合消拯局危险化学物品处理队及大马原子能执照局在机场进行侦查工作。

这次测毒工作选在凌晨1时45分开始,三队人马各司其职,至凌晨3时终于完成工作,雪州总警长拿督阿都沙马也宣布,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确认为“安全区”,并没有残留任何化学毒物或其他有害物质。

这是好消息,不过也十分惊险,因为VX神经毒剂可长时间残留,杀手也不可能是“环保志工”,难道他们出手后,还会良好处理余毒?肯定不会,这也让机场充满杀机。

不少公众都在问:如果这回测出机场还有遗毒呢?谁要对无辜受害的公众负责?为何那么迟,才派员验毒?此外,我们的验毒能力是否追得上恐怖分子的手段?这都是大家想知的。

当“金哲”遭遇毒杀新闻由外媒揭发后,才引來关注。“金哲”的遗体也在案发第三天,才转送吉隆坡中央医院解剖。警方否认是第二度解剖。

直至22日,一项消息传出调查单位已掌握杀手攻击“金哲”所使用的毒剂;24日,警方正式宣布“金哲”死于 VX神经毒剂化武攻击。

这距离“金哲”死亡已是第12天。虽然警方找出“金哲”死因,不过一些国际化武专家表示对这宗化武攻击事件,“疑问多于答案”。

他们指VX剧毒无比,为何“金哲”中伏后还有一段时间对外救助?

二是为何2名女杀手可避过毒害?

三是“金哲”被攻击及求助时,其周围的公众及医务人员,却没中毒?

面对这批神秘的恐怖杀手,我们是没条件闭起门来单独应战的,事件的牽扯也越来越复杂,更何况杀手使用的是国际禁用的化武。

此宗案件背后主谋已隐约浮现,大马应向国际组织寻求借力,因为这可能会演变成一场国际大风暴。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