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页变成一句/林应泰

新加坡一名医护营运经理在在槟城品尝了槟城传统虾面惊为天人,当场拜师学艺,回国后改良食谱自己当小贩。

大马人要剪报为证,不然,将来又会发生“有了徒弟没师傅”的情况,虾面又成为新加坡的“发明”,申请专利不让其他国家染指。

莫忘了数年前的捞鱼生风波,如果不是受到强烈抗议,狮城人早把捞鱼生申请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此外,他们也想攫取肉骨茶、海南鸡饭、辣椒螃蟹的专利。

不是我们怕输,把历史悠久的美食说成新加坡发明也太过离谱了。

韩国瓢窃文化无对手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不用争议,鸡是由其他物种演化而来,蛋是母鸡产下的。

新加坡从马来西亚脱离出来,大马若是母鸡,小新便是鸡蛋。传统美食从大马传过彼岸,绝对合情合理;反之,则是没有天理。

谈到文化瓢窃,谁也不是韩国人的对手。端午节被韩国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孔子被认定是韩国人,古代韩国人发明了汉字,韩国最早使用金字印刷,将中医改为韩医申遗等等,都是韩国人的“杰作”。

最新的一个说法,孙中山是韩国人。相信过不多久,韩国人又会说,黄帝和炎帝是从韩国乘坐釜山列车移民到中原,原来我们这些所谓炎黄子孙,全部是“阿假西”与“阿租妈”(韩国大叔、大婶)。

叶亚来功绩遭蚕食

韩国最会见缝插针,只要中国一不留神,他们就会盗取汉人的文化或其他东西。

除了文化剽窃,还有历史剽窃,华裔先贤叶亚来开辟吉隆坡的历史,我们津津乐道了数十年。

近年来,吉隆坡的开发史实逐渐变味,叶亚来创下的丰功伟绩逐步遭蚕食,从历史教科书的一页、半页缩减至短短的一句。

随着华裔人口比例越来越低,甲必丹叶的下场便是我们未来写照,对国家曾经的付出将被别有居心者否定,对于这片土地的贡献根本“微不足道”。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