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使自保先告状/黄子

一个人从小学到大学,漫长的读书生岁月,都被同学排挤孤立,被众人欺负的恶劣环境中渡过,所承受的痛苦伤害,心灵的扭曲,可想而略知。

这样的人会形成什么样的人格特质呢?

懦弱、逆来顺受,是其一;人格异常、反叛心理、自我武装强悍起来眦睚必报,甚至从被欺负者变成欺负者,是另一极端。

中国改革开放、苏联瓦解之后,朝鲜和古巴成为地球上最孤立的国家,古巴与美国已建立邦交,朝鲜迄今还遭欧美日韩联手对付打压,与最亲的兄长国中、俄的关系若即若离、紧张复杂兼而有之;受国际社会压迫伤害的悲情心理,如同长期被孤立众人敌视的青少年,情况相似。

因此,朝鲜驻马大使这些天对金正男被谋杀的反应,言行举止逾越正常的国际外交礼仪;其要求我国勿解剖,立刻把尸体交给他们不果时,马上怒斥我国是和其敌人串通,图谋对其国不利;即使言有所据,除非准备断交,否则,如此有悖外交礼仪,未免过度出位。

有悖外交礼仪

不过,如果从朝鲜长期被国际社会经济制裁、日美韩的包围敌意、自由世界媒体一面倒的妖魔化,他们所受的打压、委屈,甚至被冤枉的压抑情绪,长期隐忍,一旦遇事,心理条件反射,悲愤而过度反弹,则是可以理解。

再者,因为朝鲜的专制,长期对充满敌意的国际社会缺乏良性沟通的机制,外交使节外交词令的操练和手腕,也与自由世界的迥然不同;危机处理手法和词令的僵强,也就不足为奇。

一般人看来,朝鲜大使非但没把事情办好,反而搞砸;但在他们,可能是表现了不向国际恶势力低头,维护了国家领袖的尊严呢,以及前外交官所言是大使为了表示忠贞的自保策略!从最新的发展来看,恶人先告状、先声夺人,也可能是其手段。

黄子■时事评论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