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当国际奴才族/蔡元评

白宫换人后,新总统特朗普昂首阔步,戮力的给自己打造超级的大舞台。他霸气冲天,强棒出击,祭出了一宗又一宗的非典议题;自以为美国可以像以往挥鞭、暴喝,就可以把全球随意的钉在自设的十字架上。

特朗普以做生意的方式带领政治,事实却没有他想象中的顺畅:前院处处碰壁,后院接二连三的起火。每天都有拦路虎横在路口,不让他得逞;当然,也有抬轿的吆喝着,给他鸣锣开道。上任不到30天,白宫攻防,火力之炽烈,秩序之凌乱,美国史上罕见。

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官弗林,因与俄罗斯驻美大使私通电话谈到制裁问题,饱受质疑,于13日辞职,成为特朗普政府最短命的高级官员。

日本阴柔 台湾懦弱

相对于特朗普的冲天自信,日相安倍显现的,则是个彻底丧失自信和自尊的影像。

日本曾经不可一世,趾高气扬的袭击珍珠港;但中国战场败北,再加上两颗原子弹,使日本的武士精神全面崩毁。二战后,日本政治笼罩在一片阴柔哈腰的姿态中,日本政治领袖必须傍着美国人的肩膀才会走路。有日本评论尖锐的指出,日本已如美国怀抱中惶惶然的艺妓。

美日中间,则产生了另类的中国政治动物,姑名之为台湾族。

台湾族承接了中国人的分裂基因:不愿同文同种者踞其上,宁可俯首帖耳,卑为外国的贰臣。其特色是逢中必反、尊崇美国、献媚日本;中国日益强大后,台湾族的惶恐逐渐沦为政治懦弱。这种下气使其政治神经硬化,意识形态极度的强烈。

日本和台湾的政治基因一致!

传统文化的孬根

奴才性格是传统遗留下来的孬根。中国人和日本人对权势低首下气,不敢正视,尤其是超越他的外国人。管理中国和日本,只有两种方法:霸气或白种人。

中国人见皇帝时须主动的矮他半截——下跪,表示臣服;皇后在皇帝跟前只能自称“妾”,高官称“微臣”,太监称“奴才”,宫女称“奴婢”,平民称“草民”。皇帝于是顺理成章,以“朕”自称,独夫天下。

日本人在权势前的求生之道不遑多让。日本漫画描述日本员工接社长电话时仍然哈着腰,不敢造次;对投下原子弹的美国人,更认定是天王老子,不在话下。

安倍在特朗普得势后,不断的请求见面以示和好,猴急之情,全球无出其右;日前他大阵仗出访美国,以4500亿美元建构“美日共同成长及雇用协议”;更动用日本退休基金,为美国制造70万个工作机会,博取特朗普的关爱。安倍的马屁在美日极不对等的扈从关系下,注定日本今后继续成为美国亚太博弈的一个筹码。

菲律宾不当孬种

2月10日习近平和特朗普通话,特朗普毫不意外的改变口吻,表示奉行一个中国政策。台湾在“特蔡”通电后,经过了狂喜-隐忧-失落的情绪,又开始了另一轮的忐忑。美国的利益永远优先,台湾懦弱,只好在“棋子”和“弃子”之间挣扎。

菲律宾的杜特蒂石破天惊,无惧于美国的威压,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给国家从新再定位;上台后把菲中关系从负值整个翻转为正能量。杜特蒂勇于挣脱美国的百年枷锁,走自己的路,了不起!

杜特蒂未来若把菲律宾推上新高,给国家的脸相彻底的整容,除了名留青史,成为菲律宾近代史上的英雄之外,更是国际政治的一个高清标兵!

从马前卒到理性政治,从附庸到正常国家,菲律宾能,台湾为何不能?

〈作者为《全球竞争力》主编;http://www.worldstt.com〉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