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因为身分而不敢说话/廖珮雯

美国神台级女演员梅丽史翠普在1月参加2017金球奖颁奖典礼,领取终身成就奖时,发表令人激赏的演讲,针对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限制外国移民的政策、歧视弱势族群的言行,以女性温柔的姿态作出批评,并期许崇尚新闻自由的美国媒体能做出更有原则的新闻。

梅丽史翠普最后也提到,演员的身分属于一种特权,但她认为演员应提醒自己,这份特权应让演员有权利和责任去体现同理心。借由她的演讲,可理解作为社会有特权有影响力之人,更应该看见弱势,并用能力参与行动。

就好比电影《蜘蛛侠》里,主角的舅舅临死前说的话,当你的能力越大,你的责任也越大。

犯上是大逆不道

回看马来西亚的情境,不知是亚洲价值观较崇尚“位阶分明”的传统思维,“君臣父子”的权威至上思想的关系,普遍认为“以下犯上”是大逆不道。作为人民若批评在上位者,尤其身在体制内的个体,在公开场合作出批评,将会被视为“罪人”,罪行可谓非常严重。

而一些社会的职业如演员、社会名人、教师、记者等等,因职业的关系,在传播资讯方面具有一定话语权和影响力的人,则经常被告诫,这个职业的身分敏感,不能随便乱说话,不能表态,不能有自己的立场;同样的,在公开场合或某个传播空间,表达态度和立场,会被视为严重的罪行。

对于如此犬儒的思维,台湾乐团苏打绿主唱吴青峰曾说:“在身为歌手之前,我还是一个人。”

针对某些人的职业、其影响力的大小,而限制他人的言论自由,以及企图规范其思想行为,如此思维可谓荒谬、可笑。笔者认同,某些身分的确让个体拥有较多特权和影响力,因此拥有这些身分的个人更必须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因为社会影响力大。

然而,这不代表拥有身分的个体不能发表个人看法、不能表态,这有违社会赋予其身分特权的期望。就如梅丽史翠普说的,有特权的个体更需要对弱势群体表达同理心,并做出行动。当社会需要发声时,却担心自己的身分而不敢表态和表现立场,才是不负责任的言行。

不敢表态者被称赞

无奈的是,在马来西亚的情境,社会多对勇于表态、坚持立场的敢于发声者,多加挞伐,谴责其表态言行,却称赞躲起来不敢表态者。“你看,这些人的言行才符合规矩嘛!干嘛表现个人立场?做人要中立客观,不要有自己的看法。”

梅丽史翠普在金球奖如此重大的场合作出政治相关的个人表态,显示个人立场,却赢得呼声一片;美国《纽约时报》专栏作者查尔斯布洛甚至在特朗普当选后,发表一篇专栏文章,结尾声明和总统特朗普不会好好相处。

“只要国家元首本身成为对这个国家的威胁,所有心怀善意、忠于国家的公民——当然还有这里的这个专栏作家——绝对有义务在每一回合抵抗你和你的议程。”

是的,专栏作家是有影响力的身分,但他并没有畏缩,也不需要承受社会的谴责,并对社会公平正义的坚定立场表态,以公民的身分关心值得关心的议题。如此正当的言行举止,却在本地情境被社会挞伐,是一件再悲哀不过的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