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转好民怕转苦/杨名万

在私人界内需缓中持稳,公共领域低迷,出口外需显著好转带动,去年最后一季经济果如所料,在出口创新高冲击后,取得4.5% 去年最高增长率,同时也将去年全年经济增长率稳于4.2%,达到政府预期的全年平均4%至5%水平。

去年经济增长达标,政府高官已经可以自我歌功颂德,但是平民老百姓可得计算一番,民生不但不一定好转,一不小心,恐怕会转苦!

正如本栏上周分析去年末季出口创历史新高,国家经济会受到冲击好转,普罗大众老百姓可能盼望不到“转机”,而等到的是“转计”。好处都“转计”到政府账簿,负面通胀一篓篓问题都“转计”到民间开销那边。

制造业增长4.8%,主要是因为出口导向电子电器制造业表现良好所致。

生产大都乏善可陈

国家银行周四公布的去年经济增长率,全方位角度转一圈,抽丝剥茧,逐一检测,感觉上是“乏善可陈”。

从国内生产总值变动趋势来看,自按年增长率从前年(2015)第一季5.7%,放缓至5%以下水平后,就节节放缓,去年第一季低达4.2%,第二季跌落至仅增长4%的谷底。

去年下半年起,开始从谷底回升,第三季增长4.3%,而刚公布的最后一季4.5%,就这样成为全年最高增长率。严格说来,这其实只能说比较不差的一个季度增长率。

制造业矿业好转

从数字上来说,我国经济的确经过连续两个季度好转,而且全年增长数字还是处于政府预期水平,这已经可以满足政府高官的政治吹擂需要。

在经济生产这方面,去年最后一季全部5个领域中,真正保持正数增长而好转的只有制造业和矿业。制造业增长率改善不多,从第3季的 4.2%,加速至增长4.8%,主要是因为出口导向电子电器制造业表现良好所致。

至于矿业,则从第三季增长3%,加速至4.9%,主要是因为天然气生产显著增长,而这同样是因为出口带动。

国内需求主导的服务业虽然是最大领域,去年最后一季只增长5.5%,比之前第三季6.1%孙色。早前急速增长的建筑业,则从第三季7.9%,急速放缓至5.1%,而一直面对萎缩的农业,还没摆脱负数,仍然负2.4%,虽然已经从之前第三季负6.1%,明显好转。

刺激出口唯一亮点

去年最后一季经济能取得显著增长,最大功臣显然是出口外需,虽然国内需求在上半年为全年经济增长奠定良好基础,而下半年,尤其最后一季,内需依然保持稳定,让净出口有立足点,将经济冲至去年全年最高增长率。

从去年第四季出口总额取得历来最高纪录,净出口保持5.8%增长,来往账项出超122亿令吉,比第三季仅60亿增长逾倍,就可反映出口外需对这最后一季经济增长的贡献。

除了出口之外,国内消费仅增长3.6%,比第三季5.6%慢了超过三分之一,国内投资表现也平平,公共领域消费和投资都双双萎缩。私人界投资是唯一比第三季增长好的领域,增长4.9%,也只比第三季4.7%稍微快一点,并不特出。

本栏上周分析去年最后一季出口创下历来最高纪录时,就已经点出这表现主要是因为去年最后一季令吉汇率大跌,尤其12月份,令吉平均汇率仅每美元兑4.4593,是此次令吉于前年8月陷入每美元4令吉以来,最低的汇率水平。

这低汇率水平扭曲了出口总额,让出口创下历史新高,同时促成第四季4.5%经济增长率,更是此次经济今年全年最高增长率唯一亮点。

揭疮疤冲击令吉

国家银行在发表去年最后一季经济增长数字时,也特别提到去年最后一季令吉兑美元汇率大跌7.6%,而兑其他诸如欧元、英镑等也显著下跌,对本区域大部分货币汇率同样下跌,仅对日圆和韩元上升。

国行只是点到为止,这偏低令吉汇率,还有随着国际原油价格调涨的国内汽油价格,都会是潜伏的祸根。

如果政府不对症下药解决,反而基于政治因素选择性挑起逾25年前国行炒汇亏损事件,设立特别工作队调查,这种不分轻重的揭疮疤政策,若未妥善处理,擦枪走火,令吉恐怕会再跌而沦陷。

经济增长达标之外,政府也应该确保汇率稳定、汽油价格受到抑制,避免民生经济不会受到这些星星之火燎起的高通胀火力所害而转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