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个愁字了得?/楚汉

当隐约听到大选跫音逼近,我们就开始又愁又烦了。这时候,不管是当红的或沉寂已久的一些政客开始忙碌了:他们忙于争取博出位的机会,也忙于炒作一些容易引起争议的社会课题,以期一鸣惊人,成为媒体采访聚焦人物。

实际上,炒作造势的机关早就启动。近年来峰回路转的回刑法私人法案,以及一些人对家犬宠物与十字形体所患有的精神恐惧症候群的产生等,乃一小撮心怀不轨之徒或另含隐议程的政客刻意炒作所致。

大作文章满城风雨

今天,生活在国内的各族回教徒,大概内心都有着这样的感觉:当把清真食品或用品分得越是巨细靡遗时,就似乎越能引起更多困扰和麻烦,是清真化的工作程序向来做得不够彻底,还是执法当局矫枉过正,令不同宗教的族群和商民都一时难以适从?

近日引起社会争议不休的热门课题,就是未志明猪标签的漆刷、画笔等猪毛制成品所惹出的祸。

类似如此多少年来都相安无事的普通用品,居然可以在有人放大镜检视下大作文章,闹得满城风雨,相信容或有后续发展,大概都会跟猪的其他成分有关。

然而,猪的可叹之处,也正是因宗教定位而令回教徒对之畏避三尺。除了回教徒和素食主义者外,全世界的人都爱猪如痴。

盖现代的猪不仅由人细心圈养照顾,其具有经济价值的本质用途越来越多,据最新报道已多达 185种产品,连其胰腺都具有医药价值,确实全身都是宝。

回顾过去以及检视当前的社会,我们的猪农、屠宰场的运作空间已被一再紧缩;巴刹猪肉贩档口显然有被放逐边疆的窘境;在更多的政府办事处、医院以及酒店等餐厅早有明文规定:禁售猪肉食品。

白白愁烦的一群

这是我们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还看不到的情况。大马保有了一个世俗国所缔造的多元文化社会的楷模,那时候,回教化的政策还没有真正启动。

然后,我们都先后看到了一些清真认证的进展:手推车、火车、航空公司……

到底,我们还能愁些什么?像以前的查封圣经本、强拆十字架等事件;像纵容红衫军到处惹是生非、造成社会不安、民心生怨;像当前的猪毛产品事件,导致五金文具商宁愿高挂“非清真”牌子以免遭受取缔等等,都已一一成为过去。

其实,我们都已在不知觉中,成为导演这些事件而白白愁烦的一群无辜角色!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