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防长日韩行送“安慰奖”/张敬伟

美国新任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先后访问韩国和日本。马蒂斯此访,亚太社会普遍关注,日韩两国更是将此视为战略性的重要外事活动。

对日韩两国而言,特朗普时代启幕并非好消息。经贸上的杀威棒已经让日韩感到不寒而栗——日本豪赌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破产了,安倍政府更担心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政策会将日本视为汇率操纵国,对陷入困顿“安倍经济学”进行贸易上的绞杀。特朗普要和贸易伙伴重启双边贸易谈判,也让美韩FTA也面临变数。如果说以往是韩国对美韩FTA颇多微词,现在轮到特朗普发难了。

日韩最焦虑的是,特朗普对美日韩三国同盟过于功利主义的宣示,即美国不会对三国军事同盟承担国际主义义务,美国对日韩的安保需要日本和韩国掏钱赎买。如果日韩要掏“保护费”,不仅让美日韩三国同盟异化变质,而且会彻底改变东北亚和整个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格局。

被称为“疯狗”的马蒂斯,就任防长之后首访日韩,也是特朗普政府第一个出访的部长级官员。应该说,马蒂斯的表演没有表现出“疯狗”的嚣张,而是向日韩宣示了美国的传统政策。因此,马蒂斯此访也有舆论称作“安抚之旅”,有些观察家也强调这是马蒂斯刻意纠偏特朗普的极端立场。

马蒂斯的日韩之旅,可以归纳为三点。首先,承诺美日韩三国同盟的重要性不变。其次,对于朝核危机、萨德入韩以及日本关切的钓鱼岛问题,马蒂斯也给了日韩想要的答案。其三,对于日韩关切的安保费用问题,马蒂斯并未用特朗普式的生硬态度来让日韩不爽。马蒂斯清楚,驻日韩两国7万左右的美军开支和其他安保费用,并非日韩真正的关切–日韩已经承担了相当的费用。日韩只是不希望将这一问题公开化,因为美日韩政治同盟关系如果掺杂“钱”的因素,这个同盟的可靠性就打了折扣。不仅日韩两国面子上过不去,也会触及日韩两国民众敏感的神经。在日韩两国,始终浮荡着反美情绪。很多民众希望美军从日韩撤出去,才能维护日韩两国的尊严。

各取所需各得其所

美国要日韩承担安保费用,日韩两国政府可以和美国私下谈判,就是不可以被公开要价。不管是特朗普的策略,还是马蒂斯的外交手腕,美国之前的强势要价收到了预期效果,日韩对美国的焦虑情绪也和缓了下来。美日韩三国,算是各取所需和各得其所。

美日韩三国同盟关系,从来都不是单纯的“三国演习”,而是关涉第四国、第五国、东北亚乃至整个亚太局势。譬如萨德入韩,美韩两国就以朝核危机为幌子,直接影响到中俄两国的安全,当然对中国的国家安全影响最大。这也是中韩关系陷入困顿的主因。马蒂斯对萨德入韩的支持,理由和奥巴马时代并无二致。奥巴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不管在内政外交以及地缘政治战略上存在多少分歧,但在萨德入韩问题上存在政策延续性。在钓鱼岛问题上同样如此,奥巴马时代和其主要幕僚,从国务卿到两任国防部长,都曾公开表态,称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

马蒂斯访日期间,不仅重复了奥巴马时代的钓鱼岛立场,而且强调十年后也不会改变。这一立场,则直接侵害了中国的利益。

一场外交一场戏

不过,在南海问题上马蒂斯也对特朗普之前的强硬立场有所修正。虽然,马蒂斯指责中国“破坏了国家间信任”,但也指出南海问题尽量通过外交手段解决。美国海军要在南海坚持“航行自由”,但也没有任何必要采取激烈的军事行动。显然,中美南海博弈也将进入奥巴马时代的常态节奏。

一场外交一场戏。特朗普闹腾了这么久,到头来还是要让马蒂斯来安抚日韩。不过,马蒂斯送出的就是一“安慰奖”。美日韩三国同盟关系如何发展,还有待观察。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