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同的政治游戏/廖珮雯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签署行政命令,限制回教徒国家移民和难民入境,多人已被拒绝入境,并被扣留。在其他国家的机场,也有行政命令下提到的七国公民无法登记前往美国。这七个国家为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和也门。

在美国实施排外政策之时,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对来自缅甸的罗兴亚难民大开方便之门。去年12月初,纳吉带领政府出席声援罗兴亚难民、抗议罗兴亚回教徒在缅甸经历种族清洗的反抗大会,并呼吁东南亚邻国和联合国正视罗兴亚难民课题。5000名出席者,包括罗兴亚回教徒响应其说话并高声欢呼。 

上月19日,纳吉更宣布拨款1000万令吉作为罗兴亚人的人道援助和社会计划资金。本月2日更出台安置罗兴亚难民计划,从3月1日起,安排罗兴亚人工作,分阶段协助难民展开新生活。 

划分自我与他者

两起事件看起来似乎对立,从人道主义来看,美国的行政禁令具有歧视七个回教徒国家的意图,并标签这些国家的公民为恐怖分子,将回教徒和恐怖分子划上等号。而大马政府在首相纳吉的带领下,却扮起了人道主义英雄,尽力协助回教徒弱势群体。 

站在政治选票的考量下,事实上,这两件看似相反的事件实则出自同一种思维,那是一种划分“自我”与“他者”的身分认同游戏。 

身分认同经常被统治集团用来实行分化群体的手段。统治阶级一般利用种族、宗教等社会分类,对群体进行分化,赋予身分的同时,也易于做情感动员。当社会资源分配出现问题,或资源匮乏,认同政治很轻易以各种身分的面貌(如种族、宗教)出现,在情感上凌驾理性分析,人们无法窥见整体社会全貌,只能纠结于自我与他者的利益争夺和利益冲突。 

特朗普为了获取本土大部分处于社会弱势的白人选票,推出排外政策,保护主义至上,深层因素乃来自经济结构出现问题,造成社会资源分配不公,集中于精英阶层,而外来人士则成了代罪羔羊,被标签为抢夺本地人士饭碗,威胁本土安全的标志。 

同样地,纳吉协助罗兴亚难民,被诠释为具有政治议程,公关式政治表演成分居多,而是在大马马来群体中,以宗教认同的情感,企图挽回马来选民的支持。 

在此例子中,作为外来者的罗兴亚人,成了“我群”的一部分,即是和马来选民拥有同样信仰的回教徒;“他者”则成了“非回教徒”群体,尤其是本国公民的华族和印族。 

华裔成代罪羔羊

对华裔公民来说,再次感受双重边缘化之感。罗兴亚人作为外来者,因为拥有回教徒身分,可获得政府善待。不具备回教徒身分,加上种族上又不是马来族,华裔可说在种族认同和宗教认同上,都不受国家主流承认。 

而这类划分“自我”和“他者”的政治游戏,还在持续上演,视乎操弄政治论述,形塑社会舆论的有影响力人士,如何选择政治论述的内容和元素,以玩弄选民的情感认同。前首相马哈迪和柔佛苏丹近期因柔佛州涌入大量中资课题辩论,就是其一例子,而华人总是在一场场政治论述的论战中,被标签为抢夺社会资源的代罪羔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