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污是东盟大阻力/谢祥锦 

英国女记者伊丽莎白·碧莎尼(Elizabeth Pisani)在其著作《印尼:众神遗落的珍珠》(Indonesia Etc.)对这个千岛之国有着精彩的描绘、深刻的认知。

在论及印尼贪污状况的时候,她认为被视为“贪污”的印尼的“恩庇侍从体系”(patronage system)有其社会功能,但不可否认的是,贪污其实仍然对印尼社会、经济有着非常不利的影响。

当然,贪污腐败不只对印尼,对整个东盟而言也并非好事。

在2015年年底,当东盟经济共同体(AEC)启动时,不少人都期待这个区域性质的统一市场和生产基地,能为东盟成员国带来更大的利益,如扩张市场、增加企业的效率等。不过,这也意味着地面的每个国家都必须准备面对更加剧烈的竞争。

普遍及根深蒂固的贪污腐败,是东盟地区经济增长和发展的主要挑战;根据世界银行的腐败指标,过去5年来东盟打击腐败的进展颇为缓慢,而在大多数东盟成员国贪污现象仍然很普遍。

不受外资青睐

造成企业效率低下的主要因素之一,是过度花费在与业务无关的事务上,例如“贿赂费用”,以加快行政事务;这就是为什么一个贪污腐败的国家,对外国投资者来说总是没有吸引力。

这种状况,能损害东盟成员国吸引外国直接投资的能力,而且能破坏法治。

举个例子,大马的邻国泰国最近即面对着一个在该国闹得沸沸腾腾的贪污事件;飞机发动机生产公司劳斯莱斯,涉及贿赂泰国国家官员和泰国航空公司的职员,为这家英国跨国公司获得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合同。

从这个事件来看,外企甚至本国企业有时必须支付高额的“贿赂费用”,才能获取合同,这在许多亚太国家,包括东南亚国家是屡见不鲜的。

大马深受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影响。

大马贪污感知指数排第55

这一点,不少东盟民众自然有深刻体会。根据2015年的《东盟业务展望调查》,高达94%的柬埔寨、91%印尼、89%越南、86%泰国、85%寮国受访者,都表示贪污腐败是业务发展的障碍。

这些数据显示,尽管东盟作为非常具有强大经济潜能的区域,东盟本身和外企不能不考虑到贪污腐败所造成的阻力;贪污腐败更因为能造成商业不确定性,进而降低一个国家的竞争能力。

在我们进入2017丁酉年,2015年的调查看来有些遥远了,就让我们看看2016年的贪污感知指数(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在这个指数排行榜中,东盟十国里柬埔寨排名156,而毫无意外的新加坡排名第7,而受到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影响的我国,位居第55;菲律宾、泰国、缅甸、寮国、越南的排名,更在百名之后。

这足以表示贪污腐败确实是东盟大部分成员国所面对的严重问题。

拒承认不利数据

在越南,曾有私募股权投资者表示,贪污腐败是不少投资者在越南所面对的最严重的障碍,甚至比该国的繁文缛节、缺乏长期战略所造成的阻力来得严重。

作为东盟成员国贪污感知指数排名指数最低的柬埔寨,有柬埔寨某名政府发言人表示,这样的指数报告是“有针对柬埔寨的议程“、“充满偏见”、“煽动人民反政府”的;拒绝承认不利数据或事实,看来是一些东盟国家的官员、领导层普遍存在的现象。

东盟大部分国家的反贪系统中,还存在着许多缺点;如在一些国家的国内立法中,贿赂外国公职人员不是刑事犯罪,而法人责任没有被确立。

另一方面,许多东盟国家的贪污腐败,可说是“制度化”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个人或一群人犯下贪污腐败行为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制度里的人都接受贪污为正常现象,而普通的法律、方案并不能有效地解决问题。

因此,部分东盟国家有必要在制度上进行改革、甚至是更换领导层、文化、体制结构、价值观等,重新获得公众以及国际社会的信任。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malaysia@anbound.com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