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利淡左右资金动向
外资持债高成定时炸弹

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263
文:许晓菁

令吉波动与经济挑战(下) 

上期提到了令吉连连走弱的因素,从宏观来看,我国的经济增长、通货膨胀以及出入口指标都属于稳健,并不是导致令吉疲弱的主要因素。

从市场走向来看,有分析员指出,令吉汇率波动,主要因为它是环球化金融市场的一份子,大马国内债券市场,有大部分的债券是由外资拥有。

因此,一旦有任何来自外国的不利因素,稍有风吹草动,即便与大马无关,也会导致令吉汇率变动大。

外国投资者很快地调动投资组合,并且需要时间重新回到大马市场,这就是令吉波动的最大因素。

在利率方面,一般来说是影响货币价值的短期因素,高利率会导致更多国内储蓄,从而加强汇率,反之则会削弱汇率。

自美国启动升息后,美元走强,亚洲新兴市场的货币相继下跌,包括大马。

国家银行去年7月调低隔夜利率25个基点,截至目前为止仍没有再调整利率,并无追随美国的升息脚步。

支撑私人消费

国行报告指出,调整隔夜政策利率旨在保持货币宽松,与政策立场保持一致,确保国内经济持续稳健发展及通膨稳定,并得到健康的金融中介机构支撑。这也是为了支撑私人消费,驱动内需扩大,以达到经济成长目标。

此外,政府债务,在某些程度上,也会影响汇率。

若一个国家的政府债务水平达到了不健康程度,这将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继而抛售该国货币,以致汇率走弱。

对于外债连连的国家,一旦货币贬值,直接导致国际债务的数额增加,偿还能力变弱。

截至2016年第三季,大马政府财政赤字是1.8%(2015年第三季赤字4.7%),政府总债务达6436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GDP)52.2%,对比2015年第三季(占GDP的53.9%),比例稍有降低,但是在数额上仍持续增加,不过增幅有所放缓。

国行报告指,政府在去年第三季有较高的营收,主要是因为税收支撑,并且在总支出和津贴上有所减少。

外债增减与汇率相互影响
外债也是其中一项与汇率相互影响的显著因素。
截至2016年第三季,大马外债达8653亿令吉(2015年第三季是8千506亿令吉,占GDP70.2%)。

国行指出,外债增加,主因是令吉兑大部分货币走弱。有约80%的外汇估值变化是以岸外价值计算。
尽管如此,国行指我们的岸外债务仅占GDP的38.3%,相比1997年金融危机时代,当时大马的岸外借贷占GDP高达60%。
国行报告也指出,有40%的总外债是以令吉计价,对冲了其余以外汇计价的部分。

储备金撑8.4个月出口
整体来说,国行认为大马外债仍属于可管理水平,因为中期至长期的债务占了高达61.4%,而短期债务的比例稍有降低,达38.6%而已。
此外,我国的国际储备金对短期债务的比例是1.2,属于可支撑的程度(截至2016年10月,国际储备金达4千55亿令吉,或978亿美元,能支撑8.4个月出口额)。
况且,有三分之二的短期债务在银行业,有资产做支撑;其余是贸易账期,有出口收入支撑,其余的短期债务是企业间的借贷,具有灵活的账期。

NDF波动加剧冲击
去年,境外令吉“无本金交割远期”(NDF)开始波动加剧,而这些不受管制的期货市场为国内市场造成冲击。
去年11月,国行就发表文告,表示正在采取措施,以重新执行现有条例,禁止令吉进行NDF外汇交易。
这是因为令吉非国际货币,任何离岸贸易,是不受承认的。
声明解释,与国内市场相比,NDF不仅反映利息差距,也间接投射令吉的市场情绪,但这是个不受管制的不透明市场,因此国行其实不希望看到NDF的存在,并呼吁各界若要确认令吉走势,应以国内汇率为准。
国行有指出,大马外汇市场保持开放,若有必要,也会做好准备提供流动性,以力保市场有序。
大马依然欢迎外国投资,并提供所有外汇交易的途径,以及防止岸外贸易。

货币挂钩损竞争力
不止我国,目前很多发展中国家都面对汇率走弱。
问题是,外汇由环球市场主宰,政府并不能持续的干预。事实上,要调整汇率,有一些方式,但并不是适用于所有国家,这要视乎一国的个别情况而定。
其中一个方法是就是让货币挂钩,例如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时期,国家银行实施一系列的资金管制和货币政策,并把令吉兑美元挂钩于3.80水平,稳住经济。
但是18年后的今天,官方表明不会重新演绎这个方式,主要是因为时代不同,环球化趋势,我国早已逐渐成为国际贸易的一份子,让令吉挂钩,将无利于国际竞争。

加强资金管制
另一个办法是是资金管制,即是实施某些政策与律法,防止投资者、人民,将资金撤出,这是其中一项控制汇率的方法。
例如中国,一直以来资金管制的措施,主要是直接控制,即依据中国的法规,对跨国资金流动,采取审批、核准,和一些具体操作过程的限制。
还有就是交易限制,央行可以设定交易的规则,防止大额度的外汇交易进行,这包括限制交易的量、固打或期限,并有严谨的条规把关。

购买本币扶持汇率
此外,购买自家货币,是一个很直接的做法来调整某个国家的汇率。
一个国家的汇率走弱,是由于众多抛售所致。这个时候,大量购入该国货币,就可以托起汇率价值,反之,大量购入外汇,则可以让本国货币走弱。
一个著名的例子,就是2008年进入危机爆发以来,瑞士储备规模大幅度翻倍。因国际形势动荡,境外投资者大量购买瑞士法郎。
为了避免货币升值影响出口贸易,瑞士央行不断干预货币市场,买进外汇,以对冲法郎升值的压力。
之前有提过,利率是左右汇率的其中一个因素。为了吸引投资者,让自国的汇率回酬高,该国可以调整相关利率来留住投资者。
但是一般上,国家银行并不能随意调整基础利率或隔夜利率,来扶起国家货币。调整利率主要是符合经济走势,以及根据国家的发展走向而设。
大环境所趋,令吉走弱并不是朝夕能够修正的事,这要配合国外的市场氛围、国内的经济、政治与营商环境,加上国行对市场上的货币交易有适度监管,才能达到稳定的作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