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稷的悲剧/菁草

丹斯里阿德南1月11日猝逝消息传出后,许多人随口而出的一句话是:“该去的不去,不该去的却去了”。

尽管各人心中的“该去的”的对象各有不同,但是,这句话应是一句肺腑之言,而在说此话的人的心目中,该去的人,绝不是阿德南。

他们会有这种感慨,应是看到在当今我国,像他这样身居高位,手握大权而仍有如许多优点,获得举国普遍敬重的人,已然极少。

相对之下,身居高位,手握大权的小人政霸却是不少。

针对“小人”,中国作家秦隹在其大作“离了小人难成戏”一书中非常入木三分地剖析小人得志现象,并感慨地指出,事实显示,许多小人借助种种阴谋活动而往往取得成功。虽然他说的是中国,可是,这种情况,马来西亚也免不了吧。

他说“时势会造英雄,也会造小人”,不是吗,我国不就有政坛小人为时势所造,一夜间从一无所有变成权大气粗的政霸?

书中说小人“看风使舵,乔装打扮,在乱世中探水摸鱼,兴风作浪,把国家社会搞得乌烟瘴气,制造内讧,破坏团结,危亡国家,改变社会发展的方向,让历史倒退,经过摸爬滚打,一朝逮着机会,也就一步登天,成了鱼肉人民的大官。他们的作为,构成了历史阴暗面”。

之所以有这么多人痛惜阿德南逝世,难道不就因为在把他和众多小人对比后,更真切地看清得志小人的真面目?

在看清楚后,感受到的一点是,阿德南不该去而去,众多政坛小人却风风光光地活着,这才真是国社一大悲剧。

菁草

菁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