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战友变敌人/陈绍谦

马哈迪与纳吉,马哈迪与安华,慕尤丁与柔佛王室,之间关系的巨大变化,旁人一时也无法厘清,究竟这些人的关系是否真的曾经友好,还是只是逢场作戏?

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在我国政治游戏中突然间好像界限模糊。一夕之间,朋友变敌人,敌人变朋友。看似世纪之仇,最后还是可换得一个深情相拥。

无论如何,政治圈布满太多利益纠葛,朋友与敌人的界限趋向模糊,属意料中事。这其实也不难理出其中原因,因为一开始两者之间的关系建基于更多是利益结盟,因此利益存,关系就在;利益不存,关系就不在。这道理不难理解。

换个角度思考,变成敌人就必然是种祸害吗?其实不然,敌人往往甚至还可激发一个人潜在的能力。政敌当前,必然导致纳吉的伤害吗?很难说,如果马哈迪的出现,导致纳吉打起十二分精神沉着应战,更加小心应付每个政治细节,马哈迪的猛烈炮轰,或许从个人而言,让纳吉更具备危机意识,从而造就更强大的自己。

独大容易趋向腐败

这其实和监督的概念有点类似。独大时,很大程度容易趋向腐败。但是被制衡时,掌权者就会谨慎处事,小心掌控权力,因而换来更好的评价。而这些制衡力量,尤其是巨大的制衡力量,往往来自敌对阵营。越不留情的监督和批评,往往催生最坚韧不拔的心态和表现。

当然,敌人或对手,被形容得再好,数量上,也不希望他真的太多。人生路漫漫,奋斗路重重。会踏上奋斗的路,就是为了追求成功,达致目标。奋斗路上,好朋友必然给予正面力量及协助。奋斗路上有起有落,好伙伴鼓励我们,给予支援,让我们一同追求梦想,实现目标。

政坛竞争零和游戏

反观敌人的本质,是摧毁敌方,因为政坛或市场竞争必然是零和游戏。多买一瓶可口可乐,就是少买一瓶百事可乐;投票支持执政党,就是少投一票给反对党。竞争者与竞争者之间的关系是零和的此消彼长。两者之间是敌对关系,以斗垮对手为终极目的。在这样竞争关系中,可能会催生出正面的激励作用,但也可能会产生出负面的摧毁效果。

项羽面对对手的强而有力竞争,屡次在战场交手,项羽屡败屡战,最终项羽经不起接连的失败,郁郁而终,从此退隐江湖。袁绍面对对手的迎面痛击,他在经典的官渡之战被敌军纠缠,双方一来一往酣战,但最终袁绍失败,一蹶不振。

最终,政敌是帮你还是害了你,很难说,还是回归到自己的心态。自身够强大,敌人说不定就会让你越变越强。自身不强大,敌人的出现,则会取代你。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