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砭时弊 拨乱反正/陈泽清

古话有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

被巫统驱逐出党的前副首相慕尤丁及前吉打州州务大臣慕克力历经被革除官职、党职等折腾后,顿然大澈大悟,针对时弊提出改革箴言,为所成立的土著团结党立下今后奋斗的七大方针,其中包括限制首相任期为两届、首相不可兼任财政部长、清除贪污、赋予反贪会提控权及提控所有涉及滥权的领袖。

许多先进国家早已将限制国家领导人任期列入宪法。如英美两国的宪法早已明文规定,国家领导人的任期已规定连选连任不得超过两届,如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连选成功连任已满两届,根据宪法规定就应卸下总统职位。

限制任期防滥权

先进国之所以明文限定国家领导人的任期,主要目的不外是防范滥权滋生、专权滋长;与此同时,当国家领导人任期届满须进行改选的另一个好处是,每四年或五年可以提供机会给人民投票选择新届国家领导人。如甫结束的美国总统选举,美国选民选择特朗普为总统;如果特朗普在总统任期内的表现不好,俟来届总统改选,选民亦有机会选贤与能取而代之。这就是民主政治令人称颂之处。

反观我国的首相任期是漫无限制的,如敦马哈迪医生担任了22年的首相,如果不是他自愿引退,相信没有人能奈他何,完全与民主精神背道而驰。而事实亦证明了马哈迪在漫长的首相任期内,虽作出不少贡献,然而,其专权、滥权的作风亦留下败笔、令人诟病。因此,限制首相任期实有助于防范领袖滥权,这就是民主政治的可贵之处。

当年马哈迪革除安华的财政部长职位后,马哈迪就身兼财长一职,一直到辞去首相职位为止;而今继任的首相也萧规曹随,也同时兼任财长。殊不知,首相兼任财长实有利益冲突之嫌,本来由首相推动的各项工程所需的财政预算,应由财政部长审核批准方符合程序,而我国的首相兼任财长即如同球员兼裁判,建议工程计划与批准工程预算皆为同一个人,利益冲突昭然若揭,谁能确保滥权与舞弊的现象不会发生?所以,首相不可兼任财长实是明智之举。

改革方针利国惠民

赋予反贪会提控权及提控所有涉及滥权的领袖,相信是有感而发,尤其对前副首相慕尤丁更是心有戚戚焉。自首相被卷入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漩涡后,前副首相慕希丁屡屡要首相讲清楚、说明白,却始终不得要领,反而落至人头落地之境;而更吊诡的是,其中查案过程中,反贪会屡屡临阵换将;总检察长也临阵走人;甚至美国司法部投下状书,都无法成功将一号官员提控上庭。这或许就是土著团结党强烈要求赋予反贪会提控权的原因。

中国古代有所谓“刑不上大夫”的弊政,许多鱼肉良民、贪赃枉法的高官权贵因此而消遥法外,导致人民蒙受灾难和损失,这种纵容和包庇肇祸高官权贵的不合理弊政条文若一日不除,人民的灾难与损失就没完没了。所以,今天土团党提出的赋予反贪会提控权,即意味着一旦掌握确凿证据,反贪会即可提控涉及贪污滥权的高官显要,不需通过检察长,干脆利落,相信对肃清贪污、制止滥权必可起着立竿见影的作用。

上述由土著团结党提出的改革方针确实是利国惠民的措施,问题是,当政者是否能听取诤言,虚心纳谏,还是因人废言,置若罔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