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华小与“华中”的拨款/罗汉洲

上周三,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和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博士2人带着2大任务去内阁开会,第一个任务是追问华小2016年的拨款5000万在哪?第二是追问本年度财政预算案中,国民型中学的拨款是多少。

结果是:华小拨款在2周内发出,国民型中学的拨款则尚无可奉告。

针对症结解决华小拨款

先说华小的拨款,即使在2周内补发,但却不是彻底的、一劳永逸的办法,如果只求把钱找回来就算圆满解决,却没有针对症结去解决,哪就难保以后不会历史重演,拨款仍会不知所终。

原有的2016年5000万拨款究竟去了哪?确实诡谲异常,如果不找出应负责的人,并加以处置,那么历史肯定会重演,因为胆大妄为,贪赃舞弊者食髓知味,依然会打华小拨款的主意,使到拨款一再不知所终。

关于去年的拨款,不耐烦受到追问的第二财政部长佐哈里在上个月已讲得很明显,他说财政部已把钱发出了,华小如果尚未到手,那就去问教育部长。

佐哈里更为华小打抱不平地说:没理由叫华小有多少拿多少,2015年给华小的拨款,(教育部)一直无法交代其去向,最后却说拿去赈灾了,今年没有天灾,难道教育部把钱用在“人祸”上了?

好一句“用在人祸上”,可谓神来之笔,有画龙点睛的功效,因为这话出自第二财政部长,因此我们若“怀疑”这笔拨款给人“干捞”了也不为神经过敏吧?前年“干捞”了,平安无事,去年再“干捞”,再平安无事,一切由政府补发了事,干捞者自然就食髓知味,故尔可预料华小以后的拨款必定会“照例”不知所终。

不过,由于我们有敦厚的为人为官之道,相信不会有人穷根究底去追究失责者,钱补回来就算了,以后有事以后再打算吧,此即所谓看一步走一步的做官哲学。

至于国民型中学的拨款,我曾说过在1996年教育法令中已取消了Sekolah  Menengah  Jenis  Kebangsaan(SMJK)这个名称,教育大蓝图也没有列入SMJK这类型学校。这就是说,华文称为国民型中学的学校已不存在,教育法令中既然没有这类型学校,政府当然没有拨款给这类型学校的理由。

换言之,预算案一连好几年没有拨款给国民型中学并非是“遗漏了”,而是因为它们已不存在。这个改变确实不容小觑,我们不应顾左右而言他,以“遗漏了”来淡化这个严重的课题。

应让国民型中学“复活”

好几年前,董总和国民型华文中学发展理事会已促请政府在教育法令中恢复Sekolah  Menengah  Jenis  Kebangsaan这个名称,让国民型中学在教育法令中有一席之地,名副其实地存在。

遗憾的是,政府没有采纳这建议,已不存在教育法令中的学校自然没有拨款。

因此,关心国民型中学的华社应支持董总和国民型华文中学发展理事会的建议,群起促请政府在教育法令中恢复Sekolah  Menengah  Jenis  Kebangsaan这类型学校,唯有恢复这类型学校,政府就须拨款给国民型中学,因为按当年的协议,国民型中学属于全津贴学校,所以必让国民型中学“复活”才是彻底的解决办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