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还有两个口?/陈钊伦

最近柔佛州一个有关义山的地方课题,引人关注,也吸引我的目光。

除了我也是柔佛之子外,有趣的是看到马华与行动党两派人马下战书,针对义山课题公开辩论,当面对质,却没有争锋相对、唇枪舌枪的场面;反倒是霸麦、抢麦,还有八卦照妖镜也派上用场,啼笑皆非。

如果说,搞政治要有噱头、能吸睛才会出位,这场政治秀绝对精彩;最佳男主角非嘘声四起,也面不改色,霸麦不放的市议员莫属。一场“大龙凤”的闹剧后,显然问题还是问题,争议仍是争议,因为主办方忽略了民心所向才是重点。

柔佛州在308之前,绝对是国阵的定存州;马华所属国州议席皆固若金汤,只要有机会上阵,几乎就是准议员,能有个行政议员或副部长的官职,更是锦上添花。

小时候,我印象中,每次大选在一片蓝海下,几乎都看不到火箭的旗帜,直至来到天子脚下的雪隆区求学工作,才对反对党有些许的了解;在家乡,祖父、父母两代人都是马华党员的家庭,比比皆是,当时的华社也以马华马首是瞻、唯命是从。

只要你可以得到乡下一个九品芝麻的村长官职,便成为德高望重的乡绅。犹记得读小学时,我们每年还要战战兢兢地拿着贷书申请表格,找村长或马华支会领袖签名盖章核证资料,对那时的我们而言,这已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官职。

芝麻官爱摆官威

是以,当时乡下的父母都普遍认为只要加入马华,就算不能捞个一官半职,光宗耀祖,至少也可以捞到一些便宜,或者对事业或工作也会有些许的帮助。

长大后,回到家乡,情况今非昔比;年轻一辈求新求变,年长一辈意兴阑珊,马华败了大选,还是执政党,官威不减,更甭说会有卧薪尝胆之意。

说实在话,对柔佛人而言,马华没功也有劳;父辈这一代对马华还是有一定的情意结,可惜马华并没有好好地珍惜,反而总是有一些芝麻绿豆官爱摆官威,飞扬跋扈、强词夺理的态度,只有徒添反感,累积更深的民怨。当党员感觉想要支持马华也太难的时候,要其他民众支持你,更难。

官字两个口,有官说,没你说,一言堂是过去式的政治。如果,说话还是不经大脑,任凭你有十张口,奉劝你少说的好。

陈钊伦

陈钊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