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导游处处捞油水
旅客忍无可忍当众拆穿

当地警察向导游(圆圈)录口供。(受访者提供)

(新加坡10日讯)女导游被指雁过拔毛,处处找机会多收费用,抱树熊拍照多收8元(约25令吉),看萤火虫每人加10元(约31令吉),坐热气球加收40元(约125令吉),就连免费的坐直升飞机也要收69元(约215令吉),引起24人团众怒,回程时在澳洲机场当众拆穿导游,惊动当地警察介入。

上个月6日,5个家庭,共24人跟随旅行团到澳洲黄金海岸展开7天6夜的旅程,团费每人约1700元左右(5300令吉)。

团友代表罗女士(42岁,秘书)、吴添发(38岁,自雇人士)和妻子洪福娣(36岁)向《联合晚报》申诉,女导游一抵达当地机场就告诉团友,该园区每天限定30人与树熊拍照,每次两个人,先到先得,让团友赶紧交30元(约93.5令吉,澳元与新元汇率相近)的费用。

团友说,大家信以为真,担心拍不了照,都赶紧付钱报名。后来抵达拍照地点,才发现并没限定人数,而且只需22元(约68.5令吉)就能拍照。

“导游当时没作出合理解释,还保证我们所付的费用是最便宜的。”

双方在澳洲机场对质时,还惊动当地警察介入调解。(受访者提供)

团友掏合约证明免费

他们也指,行程包括免费坐直升飞机体验,导游却试图向团友征收每人69元,直到一名机警的团友掏出合约证明,她才肯罢休。

此外,洪福娣也申诉,共有11名团友参加看萤火虫的自费项目,合约上标明每人只需90元(约280令吉),导游却称要100元(约311.5令吉)一人。

“当时我也无从求证,好不容易带家人出来玩,也不想扫兴就付钱了。”

让她更生气的是,后来与团友聊起才发现,同团乘坐热气球每人只需250元,而她一家七口每人却收290元(约9.3令吉),导游无理多收每人40元(约125令吉)。

“后来热气球自费项目没去成,导游退钱时却少了550元(约1713令吉),幸好我自己有算一下才发现钱少了。”

罗女士的两个外甥付了30澳元抱树熊拍照。(受访者提供)

导游全程服务态度差

此外,导游全程服务态度差,又处处捞油水,大家不打算给48元的小费,谁知她趁部分团友不在时,谎称其他人已经付小费了,让大家觉得不好意思,才乖乖付钱。

团友代表说,大家本来联名写下陈情书要回国向旅行社告发导游,但大家在澳洲机场忍无可忍,当众拆穿导游。

最后,女导游在与众人对质下,才承认多收了费用,全数还给团员,但小费还是没有退还。

双方在机场对质时,还惊动当地警察介入调解。

主题公园设施半数关闭

抵达当地主题公园后,才发现设施半数关闭,众人无法联络上导游,在公园无所事事游荡。

著名主题公园“梦幻世界”(Dreamworld)之前曾关闭园区,调查游乐设施的安全水平。

一家七口出游的罗女士说,出发前旅行社通知说“梦幻世界”会重新开放,孩子们都非常期待。

“谁知我们到达时,发现50%以上的设施都关闭,许多受欢迎的设施都没开。”

她申诉,公园负责人表示,早已通知旅行社此事,但导游却没有事先告诉他们。一行人要联络导游讨说法,导游却失联,害得众人无所事事在园内游荡。

还有一次,导游说要介绍大家到一家便宜的中餐馆用餐,而且还可享有特别折扣。吃完结账时才发现,其实并没任何折扣,而且食物价格还比其他餐馆贵两三倍。

没点算人数就开车走人

女导游被指没点算清楚人数就开车走人,4人差点被遗落在主题公园。

罗女士透露,导游在团友游玩华纳兄弟影城后没清楚点算人数,就再三告诉司机确定人齐,催他开车。后来到了高速公路,才发现4人被落在主题公园里。

她说,导游过后还向4人谎称,看他们迟到了,就让司机在停车场绕一绕,才过来接他们。

吴添发也不满导游“赶鸭子”的行程安排,原本承诺会把两个自费行程错开,却没照做,累坏了家人。

带着两老三小的他不满说,当天家人游主题公园一天后,匆忙去看观光塔,紧接着晚上11点去森林里看萤火虫,凌晨3点又起来去坐热气球,5点回到酒店休息后,9点又开始赶行程。

“因为工作繁忙,这次三代同堂的旅行等了10年才能实现,却搞得这么不愉快。”

一行人打算向消协投诉,必要时也会采取法律行动追讨损失。

女导游称有多年经验

女导游声称自己有10多年的经验,近两年因为在经营自己的生意,少带团才会记错,而且价格也有所调整,才会收错钱。

女导游受访时表示,自己做导游已有十多年,为各大旅行社带过团,经验丰富。

但她于2015年开始经营自己的生意,因此转为做兼职,每年只带一两团出国。

她说:“时间久了,一是我可能记错,二是景区价格有所调整,才会收错钱,多收的钱我已经全部退还给旅客了。”

“我为他们提供了7天的服务,因此小费是我应得的。”

经此一事,她表示自己也很委屈,心灰意冷,短期内不会再接导游的工作。

她还指责团员在机场与她发生肢体冲突,令她受伤。

她说:“我已经去看了医生,也已经报警处理了。”

旅行社开除女导游

旅行社向团员证实女导游的确多收了个别费用,并已将其开除,但无法全额退还团费。

罗女士向记者出示他们与旅行社交涉的电邮显示,旅行社确认导游私自在配套外收取额外费用,没有遵守旅行社的规定,已经将其开除。

旅行社也表示会向该名导游追讨每人48元(约150令吉)的小费,然后退还给旅客。

至于旅客要求退还全额团费,旅行社并未给予确切答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