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雪山一起崩/何启斌

对于今年的预测,许多本地分析员大多表示乐观。许多著名证券投行专家认为,富时隆综指可以在今年,扬升至1750点甚至攀至1800点。

这类分析的强处,在于“专门注重”本地的经济形势和公司盈利表现。

然而,这类报告的弱点却是在于对全球宏观的分析不够深入和全面,因此观点多数“见树不见林”。

这个“树林”,是我所谓的“雪山”。分析如下:

1.美国股市从特朗普胜选以来已经大涨

标普500股指的当前估值已经处在28.3倍。该估值是以由罗伯特·希勒(Robert Shiller,诺贝尔经济奖得奖主)研发的周期性调整本益比(CAPE)为基准(不单是靠惯用的本益比来权衡估值)。

该数值好比2000年或2007年崩盘前的估值,也较长期均值高了70%。

简言之,美国股市已经“泡沫化”,处于价高市危之况,好比随时会发生“雪崩”的雪山。一触即发,什么才是导火线或触发点?

2.中国金融形势几乎随时“崩盘”

最近中国当局不断使出“严控资金外流”的手段,这印证了笔者团队从去年以来预期“资金外流加速”随时可以造成“雪崩危机”的准确性。

最近,其债市崩盘和一系列的“钱荒”事件,足以探出当中的“冰山一角”。

如果中国不在2016年4月开始“资金管制”,其金融危机老早就已然发生。

美国新总统特朗普的“新政”很可能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国金融危机是另一将会发生的“雪崩”。

3.欧盟没大事

意大利“脱欧”,法国德国大选不是“雪崩”的源头。新兴国家大多已经“被冲击”,好坏掺半。许多石油出产国已经破产,石油入口国则表现优异。大马“夹中”。

这些很难引发“雪崩”或黑天鹅事件和迎来冲击,无需忧心。

不过,当美国和中国“雪崩”时,个别国家必将受到打击。“动荡的股市”才是2017 年的主题。因此,大马的分析员很可能过于乐观而失手。

触发“雪崩”的潜在引线:

1.美国特朗普的贸易政策

该政策必然导致中国的贸易盈余急速大幅下降。现在,每个月约500至600亿美元(2250亿至2700亿令吉)的盈余,维持其外汇储备金和人民币汇率的稳势。少了盈余,中国的金融“危如累卵”。

2.边境税收调整将大幅提升美元指数

当前近103的数值随时上看110。人民币、日元和欧元等货币必然承压。全球资金必然回流美国。基于“美元高涨”,中国必然“雪崩”。

3.美元高升,境外的美国公司必然备受打击

标普500指数的成分股项,其企业收入多源自外国(或达45%的公司)。该“盈利跌势”就足以拖累股市的升势,甚至带来“雪崩”效应。为此,中国的雪崩也能导致美股雪崩。

4.美联储不断升息

美联储官方宣布在今年升息3次。今年的4月份、8 月份和12月的潜在升息举措,必将冲击大马与区域股市导致震荡。尽管马股估值廉宜(本益比为14至15倍),还有机会如分析员乐观预测般走升,不过,外围因素随时可令股市“翻船”。

5.美中博弈导致不稳定

台海和东海今年必然有大动作。1971 年美国“联中抗苏”,现在各国“联俄制华”,后果是本区域的不稳定性打压其金融形势,任何军事行动必然带来股市震荡。

即便大马在2017 年趋稳,令吉无事,政治稳定,国阵胜利,增长趋软,棕油价高,公司收入稳定或微跌,股市依然可以“被外因扯下”,应当在1500点至1700点间波动,多数时候趋近1600点,跌多升少是“卖空期货”的良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