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焦虑的欧洲与糟糕的欧元/张敬伟

近日欧洲连发3次恐袭,给圣诞节前的欧洲蒙上了阴影。本来的节日狂欢变成了不可预期的焦虑和恐惧,欧洲遇上了大麻烦。

除了难民危机输入的恐怖袭击,欧洲的大麻烦还包括了脱欧主义的喧嚣——从英国到意大利,前者脱欧(盟)已是定论,后者宪法公投失败带来的脱欧(元)风险也惊出了欧洲一身冷汗。此外,右翼主义在崛起,德国到法国两大欧盟支柱——佩特里和勒庞在大选年要复制美国特朗普的大选故事。意大利的“五星运动”也蠢蠢欲动。

欧盟将陷入混乱

这是战后欧洲遭遇的最尴尬时刻。联合的欧洲再次走到了分崩离析的十字路口——更可怕的,欧洲的盟友美国选出了反全球化的总统特朗普。特朗普时代的美国不是支持欧洲联合,而是鼓励欧洲分裂。在此情势下,奥巴马要将自由世界的火炬交给默克尔;但是默克尔能否担当得起如此责任呢?卡车闯入圣诞市场的惨剧,让默克尔的民意支持再次下跌。她能否实现第四任任期,还面临诸多未知数。

欧洲或者说欧盟陷入混乱。欧元的表现更糟糕。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九月为止的12个月,资金净流出额高达5288亿欧元(约4.27万亿港元),创1999年欧元诞生以来最高纪录,推动欧元兑美元汇率14年首次逼近1算。

市场前景不明朗

曾经强势的欧元,现在是遇到英国脱欧公投和英镑一起贬值,遭遇特朗普当选也贬值,适逢意大利宪法公投失败也跌……一路跌跌不休的欧元,还面临着从希腊到意大利带来的解体之忧。欧元区和欧盟,是欧盟一体化的象征,前者的跌跌不休和后者的分裂,彻底摧垮了资本主义几百年来构筑的成功范本。

正因为如此,观察家们将2016年看成是西方世界衰落的拐点之年。可怕的还在后面。即将迎来的2017年,欧洲面临着更多的不确定性,欧元的市场前景也会更加不明朗。

首先是英国将启动脱欧程序。虽然英国新首相梅在脱欧公投后访问德法和欧盟,期望给予英国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来应对脱欧。但是欧盟催促英国尽快启动脱欧程序,而且强调英国脱欧之后不能再享受相应的权利。关于脱欧程序,英国国内也陷入了诉讼争议。

法德或改天换地

不过,按照《里斯本条约》第50条,英国将于2017年3月份启动脱欧程序。届时,英镑失控的局面将会比脱欧公投后更难控制(英镑汇率已经触及31年的低位)。英镑失控,欧元首当其冲,对美元将会见1算。欧元动荡不安,或会动摇欧元区根基,加上意大利和希腊等“欧猪”国家搅扰,欧元区或将遭遇比欧盟分裂更大的危机。英国“股神”梅隆甚至预测,欧元或在5年内解体。

英国脱欧公投和意大利宪法公投后,支撑欧盟大厦和欧元体系的法国和德国也情况不妙。

在法国,奥朗德总统正面临着前所未有挑战。玛丽—勒庞,这位“女版”特朗普正蓄势待发,期望在法兰西夺取总统大位。另一位右翼女强人佩特里也希望在德国改天换地。

法德两国只要有一个政治翻盘,就会动摇欧盟和欧元区的基础。欧盟分裂和欧元瓦解,并非危言耸听。

欧元伤口难愈合

伴随着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强势美元的态势已成。但是欧洲和日本的宽松货币政策还是进行着。在此情势下,一方面欧元和日元的贬值会引发孤立主义的美国和欧洲及日本发生更多的贸易争端,另一方面强势美元也会加剧欧洲的资本外流。欧元的伤口不仅在新的一年难以愈合,而且还会继续失血。这也是欧元区面临的严峻挑战。

中东地区反恐局势依然不明朗,叙利亚乱局则使俄罗斯占据上风。来自这一区域的难民危机和地缘政治形势危势叠加,欧洲承受的将是倍增的压力。恐怖袭击在欧洲已经是家常便饭,已经到了防不胜防的地步。难民潮还在涌向欧洲,但是欧洲没有任何办法。难民政策的设计者默克尔不敢轻易放弃现有政策,否则将致其民意支持低迷,直接影响其第四任期。更糟糕的是,如果默克尔被佩特里颠覆,欧洲联合的大厦将被右翼主义所彻底颠覆。但是继续现在的难民政策,恐怖主义的阴霾就会笼罩在欧洲上空。

焦虑的欧洲和糟糕的欧元,2017年能否找到突围之策?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