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行升息未明
精明检视家债/拿督林景清

升还是不升?救经济还是救令吉? 

美联储升息后,国家银行又再一次地处于升与不升息的十字路口。 

无论国行升不升息,作为一名精明的借贷人,如今你必须检视与比较你的贷款利率、类型、数额、期限与利息差距。 

美联储在去年12月14日宣布,升息25个基点,从0.25%-0.5%上升至0.5%-0.75%,这是美联储逾10年来的第二次加息。 

美联储这项宣布,顿时造成新兴市场一片风声鹤唳,股汇纷纷暴跌至一个月以来的最低点。 

令吉兑美元更不例外,一度跌至4.4785美元,为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以来的最低水平。

国行静观其变

市场人士认为,美国升息,外资纷纷撤离、抛售新兴市场资产返回美国,转向购置或增持美元资产,因而引发新兴市场股汇暴跌。 

换言之,美联储升息后,美元将更值钱。随着美元升值,外资纷纷转向投资与重新配置美元资产,避免财富流失。 

因此,今年在美联储还会继续升息的阴影笼罩下,如何遏制令吉的跌势加剧,以及降低美国升息之后对大马经济带来的冲击,造成国行进退两难。 

尽管如此,国行还在静观其变、按兵不动,不敢轻举妄动跟着升息。

然而,面临未来美联储或将继续升息的可能,以及在美元走高、马币贬值、百物腾涨(尤其是进口货)、外资撤离新兴市场、大宗商品下跌、国家负债偿债压力加重等重重困扰下,人人都得步步为营、未雨绸缪,并作好心理准备,以迎接未来国行或会调高利息的高利率时代。

去年家债已减缓

若国行升息,首当其冲的,预计是一直由低息支撑的产业股市与日益高企的房贷和车贷。 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大马家庭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9.1%,为东南亚最高之一。其中房贷占一半以上,达家债的60%至70%。 

家债攀升的主因是容易借贷。此外,城市化过程也加速了产业价格暴涨,加上大马人口年轻化与高增长率,也促使家债进一步趋高。 

尽管大马家债与收入比率为142%,仍超过美国与英国水平。不过,家债减值率下滑至1.1%,显示家债增长有放缓现象,家庭金融资产充裕,银行风险管理稳健、资本依然强劲。然而,市场仍担心经济放缓可能影响低收入群的还债能力,同时现有的家债水平还需一段时间逐渐降低。

事实上,银行严厉管制放贷后,新贷款的平均偿债率超过60%。此外,个人贷款持续下滑,家债增长持续降低,截至2015年,大马家债增幅已减缓至7.3%或1.03兆令吉。

合理还利息与本金

无论国行升不升息,作为精明的借贷人,你或许可以赶紧检视与比较你的贷款利率、类型、数额、期限与利息差距,再依照你个人或家庭经济情况与负债能力,和银行商议;或另找一间银行重新修订一份新的借贷协议与配套。 

特别要注意的是贷款利率折扣及还款方式(等额本息还款或等额本金还款),合理分配偿还利息与本金,减少房贷利息支出。 

别小看这0.25%,小数最怕长计,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10、20年、30年或更长,长年累月计算,都是一笔不小的大数目。如果你的借贷好比房贷,不只一间,还有两间、三间,甚至更多,那你每月、每年、一年复一年可节省的利息与供款,更是一笔天文数字。 

不过,国行会否紧随美联储的脚步升息,调整隔夜政策利率(OPR),必须考量各项因素。 

由于升息会导致国内商业银行陆续调高基本贷款利率(BLR)与基本融资利率(BFR),政府与国行必须权衡宏观经济调控、公共财政预算等多方面。这些因素会冲击大马经济、金融体系,以及企业营运和人民生活负担,尤其是企业债务、家债和融资成本。

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纵观大局、国内外局势,无论大马升息与否,经济放缓、令吉贬值的不利因素与险峻形势,明年仍将继续困扰大马。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