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总是矫枉过正/李治宏

雪隆多达800多个地区,因为国家能源公司紧急需维修配电站,否则恐将引发大停电,而于本周一起在滤水厂作业受影响下制水多天,引发怨声载道。

当局在各方非议下,将原本的制水及配水长达6天,缩短为4天,但伤害已经造成,尤其是圣诞节即将来临,影响雪隆地区人民喜迎佳节的心情与准备工作。

时机不对时间太长

饱受制水直接冲击的工商业者更群起怒吼,抱怨这次制水的时机不对,时间也太长。

平心而论,国能因配电站出现问题需急修配电站而引发制水,有它本身的合理理由,但问题在于给予各方通知的时间太短,制水涉及地区的范围太广,制水的时机也不太妥当。

国能既然表明是在与全国水务委员会及雪州水供公司从长计议后,才无奈作出上述大范围的制水举措,但为何不能尽早通知各方,或先征询冲击较大者的意见?

国能等当局在各方群起非议后,将制水与配水期限从6天缩短至4天,又是否向舆论压力作出妥协?

若真是非6天时间抢修配电厂及暂停滤水厂运作不可,为何一开始不直接制水短短三几天就好?

民众对制水反弹,除了措施本来就不受欢迎,更重要的是没有给予一个心理准备,也没有给予缓冲期,时机也不太正确。

国行限出口商持外币

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国家银行“强化令吉”的措施上。

国行早前宣布,从12月5日起,出口商最多只能保留25%的出口所得,以外币的方式储存,其余75%出口所得需兑换成令吉。

但在各方尤其是出口商普遍非议后,国行本月中旬放软立场,弹性处理外汇兑换程序,除了让出口商能以相同兑换率把出口所得再从令吉兑换成外币,而直到2017年3月31日,所有之前以外汇交易的合约,可继续透过外汇完成交易。

但其实,国行的这项放宽行动,是由附带特定条件的。出口商必须符合3种情况,才能以相同兑换率,把出口所得再从令吉兑换成外币。

须符合3条件

(一)出口商最高可再兑换的数目是6个月的入口所需数额,而且有关入口须具有外汇偿贷义务;

(二)必须是现有国际交易;

(三)截至2017年3月31日,所有之前以外汇交易的合约,可继续透过外汇完成交易。

就第三种情况,当局是根据所发布的新措施,意即所有新合约及更新合约最终是需以令吉完成交易。

令吉下跌僵局无解

在令吉大幅贬值后,国行采取行动禁止银行进行令吉的岸外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NDF)交易,以及限制出口商只准保留25%外币出口所得,本意没错,就是要扶持疲弱不堪的令吉,阻止令吉继续大幅下跌。

然而,国行的举措却不被市场欢迎,并被外国投资者解读为局部资金管制。

此外,限制出口外币所得的措施也对出口商带来不便,并面临外汇转换亏损的风险。

结果,令吉非但没有触底反弹,反而继续看似深不见底的大幅下挫。

至本文截稿时,当局也无法提出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或是看似有望制止令吉跌势的举措。

我的问题是,为何国行在采取激烈的措施之前,不能先征询相关业者的意见和反馈?不能先给市场一些心理准备及缓冲期?

冲击越大反弹越大

这跟上述制水措施的情况是一样的。

市场或民众之所以反弹,除了措施本身本来就不受欢迎,更重要的是没有给予一个心理准备,也没有给予缓冲期,时机也不太正确。

当冲击越大,反弹自然越大,这是永恒不变的道理。国行和国能/水供当局的举措本意是好,但力度过于激烈,发现矫枉过正后才来收窄力度,但为时已晚,因为伤害已经造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