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引领经济走出迷雾?/李治宏

令吉大幅贬值,各种负面结果已陆续显现,许多物品更相继掀起涨风,情况犹如骨牌效应般。

国家银行为了对付岸外投机炒作令吉活动,而基出规定出口商75%所得必须兑换令吉额措施,则令出口商叫苦连天,直呼促请国行高抬贵手。

但面对令吉的一跌再跌,当局似乎束手无策,不然就是否认症候群,事至如今,仍矢口否认施政不当、经济管理欠佳,或面对危机时处理欠妥的问题。

这两年来,每当1MDB课题再爆出惊人的不利消息,令吉汇率就应声再挫。

不是吗?看看第二财长怎么说?他说,大马经济没有陷入危机,顶多只是处于“湍流” ,我国需要有经验的“飞机师”带领我国走出经济动荡。

他强调,我国没有经济危机,而是受到全球经济的影响,例如国际油价暴跌,拖累令吉下挫。

言下之意,令吉会暴跌,是因外在因素及油价大跌所累,与国内因素无关。或,国内因素不是最主要因素,不受我们控制的国外因素才是罪魁祸首。

副财长奥曼阿兹说,大马有高达4050亿令吉的外汇储备金,我们也曾在过去10年经历过国际金融海啸,我国有能力面对全球经济放缓。

1MDB三大主因之一

首相署马来西亚中小企业拓展中心总执行长符策勤说,令吉贬值不是因为国内政治局势不稳定,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也不是主要因素。

以上所言不能说不对,但只是道出部分事实。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在1MDB风暴爆发初期,即2014年下半年,令吉应声大跌,正是过去两年来前后下挫逾30%的下跌周期开端。

这两年来,每当1MDB课题再爆出惊人的不利消息,令吉汇率就应声再挫。所以,1MDB不是导致令吉大跌的唯一因素,但却是三大主因之一。

另两大主因,除了高官们以上提及的油价暴跌,最重要的还是经济管理出现问题。

料受特朗普效应冲击

首先,我国的贸易盈余不断收缩。其次,外汇储备金明显减少;第三,经济增长逐年下滑。

众所周知,自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以来,我国已连续18年取得贸易盈余,但自2014年起,贸易盈余就不断收窄。

令吉过去两年大贬,理应推高我国的出口,但事实不然,贸易盈余并未因此扩大,反而缩小。

贸易盈余减少,加上外资在令吉贬值时大量出逃,导致我国外汇储备金大减。

再来,受到国内外各项因素的影响,我国经济增长率逐年下滑,2014年经济增长6%,但去年下滑至5%,而今年则预料将进一步放缓到4.5至5%左右。

眼下,特朗普下月正式上任美国总统后,预料将采取保护主义政策,并可能掀起与中国的贸易战,原已不堪一击的全球经济前景将面临更大挑战。作为开放经济体的大马,料将遭受池鱼之殃。

我国目前面临的“湍流”何时能平息?可以带领我国走出经济动荡的有经验“飞机师”在哪里?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们期待这名资深“飞机师”引领大马经济走出迷雾,但在这之前,当局必须正视问题,并对症下药,而非继续诸多推搪或闪烁其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