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车牌制造商公会
结合技艺与机械

郑卓东出示各种字体款式及设计,只要符合规则,车牌设计上也能多变。

车牌行业,到底是什么行业?

一般人的认知是,装置在交通工具前后的车牌。或许大家对这行业感觉很熟悉,却又很陌生。

今天就让《南洋商报》一一揭开它从精致手工艺术品蜕变成大量生产“字牌”的这项轻工业的神秘面纱。

更鲜为人知的是,国内最大的房地产集团之一的马星集团,在早期也曾涉足这个小行业……

马来西亚车牌制造商公会总会长郑卓东说,目前国内至少有2000多个大大小小的车牌制造商。

他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说,60年代开始,大马经济转变,交通工具如摩托车、巴士及汽车慢慢普及化。

从前的车牌是用手写的,过后,慢慢变成铁板雕刻、铝制车牌、再“变身”亚克力车牌,车牌制作,甚至发展出不一样的设计概念。

“车牌如今可成为传统技艺与现代机械所共同创造的艺术品,绝对不能与廉价和粗糙划上等号!”

琳琅满目不同造型的亚克力字牌,除了车牌也能用作住家门牌、告示牌等。

郑卓东:首创“无螺丝车牌”  叔叔郑光兴是开山鼻祖

谁是这行业的鼻祖?

郑卓东透露,他的叔叔郑光兴是全马车牌行的鼻祖,专门研发各种崭新设计的车牌,以高超的纯手工打造车牌而闻名马新两岸,更见证车牌时代的变迁。

他则在1970年正式入行,跟随叔叔学习车牌制作。

他认为,车牌是秉承设计者巧妙的心思,可赋予车牌新的生命力,当年叔叔更开辟全马首个“无螺丝车牌”的商路,吸引马新两岸爱车人士的追捧,比起其他车牌行必须在轿车钻洞用螺丝上锁的技术,更加美观及耐用。

“70年代一副车牌零售价为30令吉,而‘无螺丝车牌’安装费就要价20令吉。”

他说,这项突破性的研究,在车牌后方安装特殊的锁扣,再镶到汽车,过程无需钻洞或破坏车身,深受车主的喜爱,即使当年新币兑换马币为96仙的情况,也愿意越堤来到新山安装车牌。

在车牌设计方面更是百花齐放,如银粉割制、黑白夜光字、传统的黑底白字等,纯手工作业需要大半天进行。

专业纯手工制作车牌已买少见少,如今很难找到手工一流的师傅,但还是有人愿意努力坚持,守住一抹夕阳红。

梁海金父亲是老行尊  车牌业起家成功转型

郑卓东忆起当年,马星集团(MahSing,8583,主板产业股)总执行长兼董事经理丹斯里梁海金的父亲梁铕财,在1965年创办马星塑胶贸易公司,经营制造车牌和广告招牌生意起家。

“在1970年代初,他南下新山与我的叔叔郑光兴(花名车牌德)谈塑胶车牌生意,后来叔叔建议对方关注汽车牌业市场。”

他表示,当时梁铕财受到启发,开始积极深入研究车牌业,更推出全马首创的“折不破塑胶”车牌;1973年再推出一款“43号字”的车牌设计,并申请外观设计专利,轰动全马车牌业市场,也奠定了该企业的市场地位。

“梁铕财待人处事都亲力亲为,每月都会南下拜访客户,与客户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

他透露,梁铕财先生以誉有“塑胶花大王”香港企业家李嘉诚为榜样,也是从塑胶业起家,慢慢转型,后来梁铕财的儿子梁海金接手生意,业务蒸蒸日上,不少业务开始转移到其他领域,也成功上市。

郑卓东透露,鼎鼎大名的马星集团从事车牌起家,并在1985年报章刊登恭贺同业新开张的广告。

机器取代人力

郑卓东表示,80年代随着普及的快速推进,工业改革在各领域大展拳脚,车牌制造商纷纷添购机器取代人力,进行大量亚克力字体生产,并把车牌推销到其他相关领域如车行及维修车厂等。

“工业改革带来前所未有的全方位改变,车牌行顿时变成一片红海。”

此外,他指出,为了在车牌行业中分一杯羹,业者必须在无情的红海中厮杀与竞争求存,无需靠手工突围而出,只需在最快的时间内完成简单合格的车牌即可,而大部分消费者也选择退而求其次,不会刻意在车牌事宜上投入太多心思。

他坦言,车牌行业是从广告招牌行业延伸,主要车牌行拥有专业研究,而且政府针对车牌管制曾多次发表不同的建议,最终决定在去年成立公会,收集车牌制造商们的反馈意见,以达到两全其美的成果。

陈维成

陈维成:恐遭垄断  要求统一车牌引反弹

马来西亚车牌制造商公会副总会长陈维成表示,大马政府在1992年沿用统一的车牌规格,10年前政府也曾建议“精明晶片”车牌,后来没有下文,直到近期,交通部突然要求管制及制定统一的车牌,从目前的亚克力塑胶车牌改用金属或铁片压制车牌,引起业者反弹。

他怀疑车牌制造市场,可能会遭垄断。

他透露,中国是采用统一车牌政策,由交通部发出统一规格的车牌,可是新车牌往往至少要等3个月才能领取,对大马车主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及漫长的等待。

“新加坡在车牌规格上是自由贸易,但执法单位有效管制假车牌事件。”

他说,只要车牌业者根据新加坡政府所规定的车牌格式制作,在车牌字体上可选用不同的材质,除了凸出的亚克力,也可以选择镶入式的闪亮字体。

他认为,车牌应开放不同的设计,再呈交设计图或车牌实体给陆路交通局进行检测,让车牌行业百花齐放,车主可自由选择喜爱的车牌设计,同时也让价格自由浮动。

他指出,该会向交通部提呈建议,希望能双管齐下,协助管制车牌的同时,也杜绝假车牌事件,并在今年3月把相关建议书提呈,当中包括对照车主身分、路税、不零售车牌字体、安装网络通讯及闭路电视等。

他坦言,一些小步骤,如替换车牌,车主马上收到替换车牌的简讯,若发现不妥,可立即报警处理。

目前交通部的统一车牌管制风波告一段落,该会将继续扩大组织,招揽更多同业加入公会,制定更有效方案发展车牌行业,让行业能在大马持续发光发热。

独家报道:苏韵鸰 摄影:骆建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