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改革不能抄捷径/黄明祥

在体育领域,一名运动员要想登上冠军奖台,除了先天性的天赋,还有后天性刻苦耐劳的训练来加强本身竞技状态,直到成功登上奖台;反之若急功近利,选择吃禁药这条捷径,也许可让运动员取得短期内的成功,但也因药检被逮个正的,最后落得个身败名裂。

再举例一名刚进入职场的社会新鲜人,也是需要脚踏实地,通过日以继月的工作来累积知识和经验,终获公司赏识而得以升迁;反之若不认真学习职能,只懂利用拍高层马屁这条捷径来谋求短期内升迁,最终也因人事调动,原高层离职,使得本身顿时失了靠山,加上经验和根基不足,很快就在新的环境竞争中被淘汰。

希盟弃新迎旧

大马政治意识主要以民族和宗教为主流思想和官僚体系,是巫统独立前就已经确立起来的秩序。在野党以廉洁,民主与公正等改革政治论述,多年来试图冲破巫统保守政治论述都不得要领;直到最近前首相敦马和纳吉政府闹翻,自组土团党;这个新党思想和宗旨上和旧体制代表巫统没两样,咋看都只是一个家庭里的亲兄弟一时闹别扭,而选择离家出走,等过些时日气消了就会回家团聚。

但这无阻在野的希盟积极拉拢土团党合作,以寻求短时间内赢得政权,因为希盟也坠入了抄捷径的迷思,不惜与拥护旧体制的土团党结合,还把旧体制佼佼者敦马推上领导平台,似乎已成为旧体制拥护者,放弃了以新政治思想来谋求取代巫统旧体制的使命,因为建立新思想以改革旧体制,是一个漫长的政治工作,也许没有历经一两代人不能实现。

东西方思想解放运动

十八世纪末的法国大革命爆发前,西方一群著名思想家用了将近半世纪的时光,才启迪人们长久被蒙昧的思想,为大革命中反封建,反权贵和反宗教迷信运动的成功奠定了基础。西方的启蒙思想后来传到东方,以孙中山为首的一帮革命先驱,开启了对中华大地的思想解放运动,坚决对根深蒂固皇权制度和思维连根拔起,让一个崭新的中国得以成立。

回顾历史上东西方爆发的政治革命浪潮中,思想解放先行;才有后来揭竿而起,以奠定革命成果。

大马主流反对派阵营中没有如此崇高的政治胸怀与远见,所以只能选择抄捷径,选择向旧体制妥协以满足个人政治野心和权力欲望。

黄明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