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统考的吊诡/廖珮雯

华社筹办独中,实行统考文凭经年。统考文凭水准获得许多国家大学的承认与肯定,许多独中生考获统考文凭后,都能成功申请就读海外大学,包括新加坡、台湾、香港、澳洲、纽西兰等。

由于统考文凭备受多国大学认可与赞誉,华社经常质疑马来西亚政府屡次不愿承认统考文凭,是种族主义作祟。政府不平等对待各族政策的经验和事实,经常由华教课题掀起一阵讨论,华社对政府大加挞伐,因此承认统考文凭常常成为争议的风暴中心。

最近,首相纳吉开始与马华公会商讨承认统考事宜,引起华社关注,纷纷欣喜会有好消息宣布;不久后,半岛马来学生会联盟指出,不应承认统考,因为这是不尊重教育政策的做法。

在政客操弄种族主义半世纪的大马,承不承认统考文凭,又变成种族课题。事实上,若抛弃不公平待遇造成的种主主义情绪,承认统考文凭的确不符国家教育政策。

必须承认的是,我国教育部制定的教育政策,如国立大学固打制,多不公平对待各族,连成绩优秀的印度同胞也在此制度下,少了进入大学教育的渠道;即使遵循国家体制下的教育系统,逐步晋升,都被种族固打排除在大学门外。

华裔子弟考获优秀成绩而无法进入本地大学就读的新闻,更是每年如“再循环”新闻般,占据华文报的版面;申请到国外就读大学的奖学金,也多由马来友族获得,这些福利看在其他种族的学生眼里,自然非常不公平。关于这点,笔者强烈认为,政府必须改革本地大学的固打制和奖学金审核制度。

教育制度统一操作

然而,此种不公平的教育现象,和承认统考文凭是不一样的。上述不平等情况可归为种族主义作祟,但政府不承认统考文凭,则与种族主义没有直接关系。不过,独中和统考的出现,实则与独立初期教育政策的不平等有关。

至于现在承认统考文凭的争议,已离种族主义不平等这个概念很远了。不承认的主要因素,是国家教育体系的考试制度。

看看邻国新加坡的教育制度,学生若进入国家制定的教育体系,必须参加小学离校考试、剑桥普通水准会考及剑桥高级水准会考(A level),后者可说是此制度中最重要的衡量尺标,直接影响升学;中学都遵照教育部规定管理,依循体制内的统一会考标准,作为进入大学的唯一标准。

这当然不包括其他国籍进入大学的学生,只要该名学生拥有备受国际承认的文凭都可申请大学,相关大学再根据审核成绩,决定是否录取国际学生。

香港教育制度也类似,入读大学必须经过“大学联合招生办法”,香港9所高等院校参与此办法统一收生,香港中学生只要参加高考,就根据成绩进入相关大学;现今教育制度有些微改变,所有学生只须参加公开考试,获取香港中学文凭,再申请大学课程。

台湾中学生则是参加联考,再根据联考成绩,填写心目中的志愿大学与科系,由当局根据各校学额及学生成绩来分配大学。竞争激烈的大学科系视学生的成绩为收生标准,录取后,学生可再选择是否要就读。

大致略看,这些地区的教育制度,都有一项统一操作系统,处理进入国家教育体系的学生,如香港是由香港考试及评审局,拟定考试内容为主要会考范围。各地区的教育制度、考试范围、学习内容,都以教育部制定的为标准。

同样地,我国不可能会承认统考文凭,因为整个独中教育和文凭都在国家教育体系之外,若承认的确有违教育政策,统考根本就不属于国家统一考试的系统范围内。何来承认统考文凭之说?

政客丢出美丽谎言

若说SPM、STPM是我国的统一考试,那承认了独中统考文凭,教育体制内的统一考试又会变成怎样?若要求政府承认独中统考,必须考虑两种统一考试的教育体制是否适用于我国。这是政策层面的讨论,而非种族歧视了。

政客有意无意丢出“可能承认统考文凭”,然后引起华社欣喜,对政府好感度增加,展示马华协商能力之余,华社其实不必过于在乎这个“美丽的谎言”,那只是政客在需要选票的时候祭出的糖果陷阱,和回刑法有异曲同工之妙。独中统考根本就不能被承认,不存在“可能”承认、“商讨”的空间。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