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首席法官:仅诠释宪法
法庭不涉解决司法权限

前首相敦阿都拉(右)为联邦法院前首席法官敦阿都哈密(左)的新书《冲突与和谐》主持推介。

(吉隆坡8日讯)联邦法院前首席法官敦阿都哈密说,国人不应该期待由法庭来解决司法权限课题,更称不愿看到宗教司诠释宪法、律师诠释可兰经的情况。

交由国会解决争议

民事法庭及回教法庭权限的争议近年来未停,阿都哈密说,联邦法院的权限在于诠释宪法;相反修改回教法庭权限等若涉及修改联邦宪法,理应交由国会解决。

在司法宫期间撰写近600份判词的阿都哈密强调,回教法庭法官无权诠释联邦宪法,因此若有案件涉及宪法,则有关课题应先在联邦法院解决,然后再回到回教法庭审理。

“诠释联邦宪法是联邦法院权限。”

作为我国司法的前第一号人物,阿都哈密目前行动不便,以轮椅代步。

他说到,诠释宪法不仅不是回教法庭的权限,该庭法官也不懂宪法课题。

阿都哈密也指出,许多人以为1988年修改联邦宪法,加入第121(1A)条文,阐明民事法庭无权审理任何隶属回教法庭权限的案件后,2个法庭之间的司法权争议就会获得解决。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问题出在有许多涉及回教法的案件,其中一方为非回教徒。”

阿都哈密推介新书

阿都哈密今日出席其新书《冲突与和谐》推介仪式后,回应记者提问时也说,涉及回教法的案件涉及非回教徒的问题,直到今天都仍存在。

这本售价100令吉的书籍由大马回教知识研究所出版,并由前首相敦阿都拉主持推介仪式,阿都拉也是该研究所主席。

“有人不能接受回教法庭权限比民事法庭来得小,问题就变得严重了,他们想要加强,甚至如果可以,以回教名义,取代民事法庭。”

未料民事和回教庭权限冲突

阿都哈密致辞时说,当年草拟宪法者,肯定没料到民事和回教法庭之间的司法权冲突,因当时尚未有回教法庭,而回教法庭设立后的权限也较小。

他说到,从1990年受委司法专员,直到8年前退休,过程中不断面对这项争议。他也说,研究也显示民事法和回教法有出入的地方不足10%,而这也值得深入研究。

阿都哈密曾在1998年就曾大胆建议,将民事法庭和回教法庭完全结合为一体,但因涉及修改联邦宪法,迟迟未有下文。

另一项建议则是增加相关法律条文,让回教法庭法官也可到民事法庭聆审,如一宗案件有民事法和回教法元素在内,则由2名法官共同审理,但各自裁决涉及回教法和民事的课题,但该案件仍属于民事法庭案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