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生活/陈绍谦

在这个消费行为盛行的12月,我们有必要思考,为何国人的债务对比可支配性收入,高出1.4倍?其实不仅我国出现类似情形,香港年轻人也有债台高筑的现象,入不敷出,依然不放弃购买名牌。

欠债程度高于偿还能力,导致举债度日,这是危险的先兆,甚至可能导致一步步走向破产。

即使没有严重举债,拼命追赶金钱,以追赶符号或名牌主义,也会导致无穷的有素质时间被牺牲,跟亲朋好友、最亲家人孩子的相处时间被压缩,拼命追赶金钱的时间被拉高。

消费品容易被切换

撇开个人对于高消费的承受能力,从生产线而言,消费文化增加消费品切换的频率,工厂持续生产,造成资源枯竭。由于消费文化以符号挂帅,它导致消费品较容易被切换。

好比一件衣服如果承载的符号是时尚,一旦不流行后,这件衣服几乎就只能摆在衣柜,而变得没有价值,即使它的布料多么地优质。

一部电话如果承载的符号是新潮,换言之,一旦市场推出更新的手机科技,这部电话就失去意义,而被淘汰。

不断被切换,生产线就必须持续生产,资源的消耗速度加快,生态受到冲击,居住的环境不如以往,例如森林被开发导致温度每年上升6度,生活在更热环境。

媒体广告的洗脑工程,逐步渗透到人们的日常意识和生活中,影响和引导公众的消费,使人们在不知不觉中按照这种宣传消费,改变人们看待这个世界和自身的基本态度。美好生活,最后交由别人来定义,这是多么可悲的事情。

美好生活不是符号,不是名牌服饰。美好生活,不应该由外在身外物来衡量,更不应该由他人来为自己定义,或者由许多不必要的环境代价来交换。美好生活,应是内心的喜悦,很纯粹地由自己的内心做决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