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专访

人家说,读一篇文字优美的佳作,委实享受心灵的愉悦,动人心弦。这话当然没错,同样的,读到一篇有深度,有启发性的专访,何尝不是一样?

精彩的文章获多数人赞美,精辟的专访,却少人激赏,令人感到遗憾。

谈到专访,到底是访问的人(如记者,或节目主持人)重要呢?还是受访者重要?我个人认为,访问的人最重要。

一篇有见地的专访,离不开一个会发问的记者,因为发问是一门学问。有上乘内容的访文,几乎都是记者发问出来的。如果说,记者会问,但受访者交不出答案,访文岂不是交白卷?又或是受访者只不过是个平庸之辈,他能给你些什么?

焦点在记者身上

话很多时候倒不是这样说的,因为焦点还是在记者身上:你会不会发问题,虽然有时对方口齿不伶俐,不善表达、但明智的记者总会以婉转的话语引发对方发言,或以随和的交谈方式与对方交流,而非“我是来向你发问问题的”样子。所以,有精彩内容的专访,受访对象不一定有什么来头,只要记者会诱导对方回答,经过记者的生花妙笔,这类的专访,可读性之高,那会逊色于一篇美文?

由此推论,写好一篇专访,决定性在于记者本身。才智与人文关怀优越者,越善于发问。比方说一个平日完全不听古典音乐的记者去访问一个古典音乐大师,记者本身没有音乐素养,临时抱佛脚来做点功课又是不可能的,但职责所在,这个采访总得进行。于是硬着头皮,在大师面前公式化的发问一些:阁下拿过什么比赛大奖?此次到来准备那些乐曲演奏?……类似的问题,不

需什么准备功夫,答案也由受访者一一交出。记者只要经过文字处理,即成了一篇报道。

看钢琴家傅聪专访

我以前读过一篇极有深度的专访。受访者是国际著名钢琴家傅聪。由于记者本身很有中华文化基础,又深懂傅聪具有深厚的中西文化造诣,于是请傅聪把西方音乐家与中国诗人加以比较。傅聪说:“贝多芬像杜甫,舒伯特像陶渊明,莫扎特像李白,肖邦是李后主。”(至于傅聪进一步的诠释,不在本文研讨范畴内)。

你看,记者懂得发问,面对的又是音乐大师,在一问一答中产生出精彩的对话。读这篇专访,像上了一堂充实的中西文化课程,好一个不动声色的发问,好一个不设访的回答,那么自然的流泻出来。

走笔至此,记起一位资深报人说过:“新闻要有文化含量,记者要有人文情怀。”此话掷地有声,但愿今后能读到多一些富有启迪性、教育性的专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