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路障阻树桐输出被扣3天
41原住民终获释

原住民和声援组织从话望生警区游行到法庭,以示对扣留行动的不满。

(哥打峇鲁1日讯)遭话望生警方扣留的41名原住民,今日获释,并在逾百名村人的迎接下,离开话望生警区。

根据了解,上述原住民是于今日下午3时获释。

他们是于周二上午11时被扣留,被扣留者年龄介于20至40岁。

上述原住民因坚持设立路障,阻止巴拉林地的树桐输出,以致吉兰丹森林局通过法律途径,联同警方展开清除行动,并扣留这41名不肯撤离的原住民。

吉兰丹森林局周二连同警方等多个执法单位展开清除行动,以拆除原住民在巴拉林地、柏力亚斯林地以及史东山南部林地所设的路障及由竹子搭建的房子。

吉兰丹森林局副局长莫哈末拉希仄阿都拉说,上述原住民在未经允许下,闯入及居住在森林保留地。而该局已发出通告,要求原住民在20日以前撤离,惟这些原住民并没有撤离的意思。当局是在1984年国家森林法令第32(1)条文下展开扣查。

原住民和声援组织昨日早上从话望生警区游行到法庭,以示对警方的扣留行动表示抗议。原住民们甚至一路高呼 “不要砍伐我们的森林!”。

出示身分证号码被扣原住民皆丹子民

声援原住民的追讨石油税组织成员桑卡斯甚至出示被扣留的原住民名单及身分证号码,证明这些被扣留的原住民皆是吉兰丹子民。

他强调,这些原住民并非政府口中的“外来滋事者”,其中数人来自霹雳及雪兰莪,不过他们的伴侣都是丹州子民。

原住民社群社工茜蒂卡欣律师也在面书上贴文,抨击丹州政府为了金钱,不惜无视人民、边缘化原住民。她同时在面书公布被扣留的原住民名单。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PSM)原住民事务协调主任苏烈古马则指控警方及吉兰丹森林局滥权,并质疑警方以何权限或条例,允许森林局将原住民扣留在话望生警区。

执法单位拆除原子民由竹子搭建的房子。

自然环境之友:原住民捍卫家园开发计划未遵森林指南

自然环境之友(KUASA)的非政府组织也促请当局释放被扣留的原住民。该组织主席哈菲祖丁说,这起事故的起因,归咎于政府不遵守国家森林法令指南,在“敏感地带”开发种植林计划。

他表示,当地原住民只是捍卫家园及捍卫森林。尽管原住民多次要求与州政府面谈,惟最终却不获理会。

因此,才会引发原住民设路障的做法。

他说,该组织亲自考察过巴拉、柏力亚斯及史东山南部林地,发现有关当局以种植之名行伐木之实,大肆破坏了原始森林。

被扣留的原住民获释,并在同乡迎接下,离开话望生警区。

吉大臣:交丹森林局警方处理

吉兰丹州务大臣拿督阿末耶谷说,话望生原住民分别在巴拉林地、柏力亚斯林地以及史东山南部林地设路障的一事,州政府已交由吉兰丹森林局和警方配合及处理。

有鉴于此,他吁请各界勿插手话望生原住民遭扣留事宜,直到警方的调查工作完成。他相信警方将针对原住民被扣之事,采取相应的行动。

今年9月28日,话望生原住民因阻止伐木业者进入林地砍伐,而引发冲突。较后,吉兰丹森林局谕令伐木商暂停该林地的伐木活动,并限制当地原住民以外者出入该林地。

本月初森林局发出通告,要求原住民移除路障,以让伐木业者将已砍伐的树桐运出林地,以免腐坏,平白损失。不过,当时话望生原住民联盟秘书慕斯达法阿隆已声明,他们绝不妥协,更挑战伐木商,若是合法伐木,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起诉他们。

丹森林局主导“清除行动”

话望生警区副主任叶树生说,周二被扣留的41名原住民,于昨日早上8时被带上法庭申请扣留。

警方将扣留他们2天,以助查案件。

他说,周二展开的“清除行动”是由吉兰丹森林局主导,警方只是维持现场秩序和治安,确保现场没有发生暴动或冲突。对于原住民的申请扣查,后续行动及程序,皆由吉兰丹森林局负责,警方只是配合这项行动,同时借出扣留室。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