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局势下的亚洲资金外流/叶得利

近期外汇市场的波动频繁,显示了市场人士对于目前国际政经局势的不安。

先说说欧元区。欧元区经济的潜在风险,是经济复苏的态势依然有点停滞不前,如今欧洲央行依然以大量购债刺激欧元区经济。

近期欧洲央行将会决定,是否将1.74兆欧元(约8.2兆令吉)的购债计划,延长至明年3月以后。

欧洲央行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广受批评,主要是因为该货币政策,可能会催生欧美甚至亚洲债券和房地产价格的泡沫风险。

目前欧洲央行实行的超宽松货币政策,主要是为使欧元区的通胀率向欧洲央行制定的2%目标水准回升,欧洲央行将指标利率调降至负值,每月购买800亿欧元债券,并向银行提供无息贷款同时降低借贷成本。

现在该地区的通胀率有些许回升。

同时,欧洲央行的购债计划也允许银行借入一些欧洲央行购买的债券,供给商业银行作短期抵押贷款的担保品,欧洲央行可以再回购这些债券进行货币政策调控。

资金急撤股汇重伤

另外,美国新政府的未来经济布局,似乎得到了美国股市的欢迎,但相对的是,资金撤出亚洲回流美国,这使得亚洲股市和外汇市场都遭遇重挫。

如今美元指数在过去几周大涨,亚洲股市对美元效应的冲击反映股市的大跌回稳上。

回顾上月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新总统的首两周,新兴股市的市值就缩水了至少160亿美元(约713亿令吉)。

其中,亚洲新兴市场的债券基金撤资了96亿美元(约428亿令吉)。

大马、韩国、香港等地的资金大量外流,这些地区的债券也被大量抛售。

对于这轮市场波动,亚太地区国家的外汇储备肯定已耗了不少,各国央行有的出手干预汇市,售出美元以抑制本币下跌。

根据美林银行的数据显示,亚洲新兴市场占各个基金的投资比例,已从美国大选前的31%降至4%,写下5年以来的最大降幅。

同时,韩国股市资金外流达14亿美元(约62亿令吉),印度债市资金外流达4.3亿美元(约19亿令吉),而令吉也在过去两周下跌逾5%。

风险厌恶情绪重返

这几年全球金融市场充斥着廉价资金,主要是自从金融危机以来,各国央行向市场注入的低利息资金成本导致。

随着美联储主张让美国货币政策向正常化回归,国际金融市场的投资者小心翼翼、风险厌恶情绪将重返投资舞台。

美国股市上涨的迹象反映,投资者认为特朗普的当选,将大力推行其财政支出计划,这有助继续提振美国经济的增长并拉动通胀上升,进而加深了他们对美联储将加快收紧货币政策的预期。

这样的市场理性预期,就促使了美国公债的收益率飙升和美元的走高,并大幅侵蚀了亚洲公债收益率的利差。因此,这样的风险溢价的利差,部分弥补了投资者的资产调配的额外风险。

目前10年期的美国公债收益率,已经涨至去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就用了两周左右的时间涨了0.5%。

值得关注的是,如今美元大幅升值,到了适当时机美元将会回调。

人民币等亚洲货币也许会反弹,届时投资者或企业的外汇交易管理也需要进一步适宜调整。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