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老师

教书是良心的事业。早期,教师的薪酬低,生活清苦,没有十分的毅力与热忱,是很难任劳任怨坚持下去的。老师最大的满足和成就感来自学生。有时老师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潜移默化,影响了学生往后的方向和成就。将老师喻为指引人生的明灯,实不为过。

幼时,就读柔佛中部小镇令金的振强华小。虽是乡区学校,有幸遇到对学生充滿爱心的郑銀花老师。

郑老师是我念小五时的班主任,负责教导华文和算术。老师戴着一副圆边浅色眼镜,目光炯炯,过膝的裙子,讲课时左手拿着课本,右手拿着粉笔,字正腔圆,滔滔不绝,声音非常响亮。印象最深刻的是华文作文,即使相隔三十几年,依然记忆猶新。当时的作文题目是〈X X 的自述〉。老师和往常一样,把同学的作文簿分发回去,而我因没拿到自己的作文簿而着急。忽然,听到老师在课堂上朗读〈胶工的自述〉,让我惊喜交集,非常有成就感。

那篇文章中,我化身为母亲,描述了胶工起早摸黑的生活点滴与工作的辛酸。虽然我的作文被老师用红笔批改得有点“体无完肤”,但我很感激老师的用心与关爱,费尽心思,纠正我的错別字和词句不通顺之处。由于受到老师的鼓舞与肯定,有了学习的动力,之后被修改的词句也逐渐减少,而我的作文也常在课堂上被老师朗读。

郑老师是我写作的第一位启蒙老师。从作文被肯定开始,我也建立起自信。老师的教学方式与态度,不只深深的影响了我对华文的学习,还培养了我阅读课外读物的兴趣,进一步影响我的人生观。那个年代的《好学生》、《知识报》等读物,成了精神食粮,让我爱不释手。当时阅读到几近“疯狂”,菜市小贩用来包裹肉类蔬菜的报纸,断编残简的章回小说,虽残缺不全,也聊胜于无,照看不误。

拜访老师

小学毕业后,就和老师失联了。直到两年前,约了散居各地且多年没见的同学,一同拜访老师。蒙老师热情款待,欢笑声不断,我们再续师生情谊,感动滿滿。更美妙的是,老师鼓励我拿起荒废多年的秃笔,写篇文章来悼念先父,更不惜耗费眼力,以火眼金睛帮我批改。

老师是性情中人,真诚而感情丰富。相聚前夕,想到卅年不见的“小毛头”来访,兴奋到失眠,清晨就在房里忙进忙出。见面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又有重逢的惊喜。眼角添了几分沧桑,而我们又何尝不是呢?

我何其有幸,遇到为人师表的好老师。谢谢您,郑老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