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共和国博吉拉: 
两难抉择

坦多在无国界医生在博吉拉支援的医疗中心担任护士已有10年。 Giorgio Contessi/MSF

中非共和国2013年起陷于武装冲突之中,令当地人道救援需求大增。目前冲突虽稍有缓和,但仍经常爆发暴力事件,令当地民众难以获得医疗护理的机会。

以下是在博吉拉无国界医生所支援的医疗中心工作的护士坦多(ElyséTando)的所见所闻。

我来自中非共和国西北部的博吉拉,我住在那里,以护士身分在当地为无国界医生工作约10年。那里的情况至今也很糟糕,糟糕得我开始想自己应不应该离开。很多武装组织活跃于博吉拉一带,其中一个更想以这里作为基地。博吉拉的社区领袖明显地不希望这事发生,并反对这个提议。那个武装组织之后逐一找出这班社区领袖,骚扰他们,甚至因为他们坚决反对而杀死他们。

索钱洗劫抢掠

属于那个武装组织的人需要钱时便洗劫民居或抢掠。他们埋伏在主要道路两旁的丛林,向途经的民众下手,要求他们交出所有东西。当他们把那人身上可拿走的东西都取去,他们会打他甚或杀死他。我们每两至三天便会听到这类的故事!他们不会留在附近太久,因为“自卫队”一听到有人被劫便会赶走他们。

这些事件的后果,就是令人们害怕前往医院。无国界医生是该地区唯一一个提供免费医疗护理的组织,我们在80公里外的帕瓦(Paoua)有一间医疗设施,另一间则在115公里外的博桑戈阿(Bossangoa)。有时我们会知道有武装组织活跃于某条道路,因为我们发现并没有病人从那个方向过来。我们会想,如果那些病人在这段期间能获得我们的医疗服务,不知道有多少人本可以获救。

道路上的不安全感

今年6月和7月,一名电单车计程车司机在博吉拉对开道路被杀。他明显地曾被抢劫,那些强盗洗劫他后便把他杀死。其他电单车计程车司机吓得不敢离开城市,深怕自己会遭遇同一命运。所以我们无法找到任何人,愿意运送需转介到其他医疗设施作进一步治疗的病人。两个婴儿在那时因疟疾引致贫血,但因无法转介到其他医院接受进一步护理而死亡。

无国界医生在博吉拉支援的医疗中心向儿童提供疫苗接种服务。Giorgio Contessi/MSF

情愿死在家里

最近,一名21岁患有脑膜炎的男人亦因太迟求诊而死亡。他在晚上开始感到不适,但因当地治安很差,同村有另一个男人约在同一星期便遭劫杀,并遭弃尸于草丛,故此人们入黑后都不敢离开住处。于是,这个有脑膜炎的男人的家人,要待翌日早上7时才带他坐电单车计程车来到医疗中心。但因他已病发多时,到达时情况已经严峻。在我准备转送他作进一步治疗时,他过身了。

难以获得医疗护理的问题,同样困扰在博吉拉一带的爱滋病病人。我们会提供抗病毒药物和机会性感染治疗,但我最近听闻有4人在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小镇里过身,那里刚有一个武装组织成立。那些病人无法前来领取得他们的药物,最终在家中死去。那是多么可怕。

问题是,我们无法得知这些暴力事件的实际代价。如果沿路不安全,人们根本无法走动,可能是因为他们害怕,或是因为他们真的遇到阻碍,令我们永没法见到他们。当你问那些很迟才带孩子到医院的母亲时,她们会说:“我情愿留在家中,在那里埋葬我的孩子,也不愿离开家中,然后在路上被袭击。”这是两难的抉择。

中非共和国不少地方仍见武装组织踪迹,部分母亲因而害怕带孩子前往医院,致延误诊治时机。 Sandra Smiley/MSF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