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不是玫瑰花床/玛丽娜马哈迪

什么是霸凌?根据维基百科,“霸凌是使用武力,威胁或压迫方式对他人做出辱骂、恐吓或强行支配的行为。这种行为经常重复以及是一种习惯。一个重要的先决条件是欺凌者或其他人对社会或肢体力量不对等的认知,这也是霸凌与冲突的不同之处。用于维护这种主宰的行为可包括口头骚扰或威胁、人身攻击或胁迫,而这种行为可能多次针对特定目标。”

傻瓜才会相信

这段解释恰当描述了社运活跃分子在过去两周的遭遇,特别是如果他们是女性,而又拒绝与当局配合。没有一个政府应该对逮捕一个女子、一个育有3名孩子的寡妇,并将她单独监禁10天的事件感到自豪,这就好像她真的与奥萨马宾拉登有关。她的罪行显然是因为领导一个要求干净与公平选举的人民的运动,而这运动不知何故被扭曲为她在破坏民主。只有傻瓜才会相信他们。

净选盟出席人数超过预期,这令人感到幸慰,显示我们国家没有很多那样的蠢才。他们没有一人像红衣人那样,获得汽油和食物津贴,但他们还是开车出来,并使吉隆坡城中城周围变成一片鲜明的黄色。许多人出席的原因不只是因为对不听人民声音的政府感到不满,他们更是对净选盟活跃分子在集会前夕遭逮捕的情形感到愤怒。

政府射乌龙球

换句话说,政府射了一个乌龙球。

一个事实上自食其果的进球。在玛丽亚陈被扣留的每一天,人们不只是聚集在吉隆坡守夜,全国各地甚至是人在海外的民众,都一同参与其中。女性对她们一个领导人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感到愤怒,她们聚集并游行至国会,提呈要求释放玛丽亚的要求。请愿已经开始及获得响应签署。

全球因此听闻这个“温和”的国家逮捕了行使抗议政府的民主权利的民众。

如果这还不够,则在突然之间,一个妇女非政府组织——雪州社区自强协会遭到突击检查。工作人员被关在办公室内,没有律师被允许进入。显然,理由仍是反恐法令,这与玛丽亚陈被捕的原因相同。当局实该感到羞耻的是,他们为了继续执政,竟沦落至骚扰妇女。他们的做法如同捅了一个被称为“愤怒的马来西亚妇女”(加上她们在世界各地的姐妹和兄弟)的蜂窝。现在他们必须处理它。

你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在下一次大选之前,女性将不断提醒公众关于我国的这一段历史,说明一个政府是如何变得充满恐惧和偏执,并只知道骚扰那些它们认为比它们还弱的人士。

在所谓的傲慢之中,我们的领导人不明白反对他们的不只是一两个面孔,而是存在所有在11月19日参与集会的人士和其他更多的人的心里。

没有参与净选盟集会的人士,参与了为玛丽亚而发起的游行,这是因为他们可以清楚看到一个不公正。此后的其他每一个不公正也因此不难看出。

我一直认为这个国家的妇女将带来改变。我们的损失最大,所以我们最抗拒不公。 玛丽亚获释了,但我们知道这一切还没结束。还有许多其他人遭到不公的逮捕,包括漫画家。这些行动不会令任何人更爱他们的政府。人们会反抗,因为他们爱他们的国家,以及讨厌看到它现在的模样。

霸凌者是懦夫

霸凌者其实是一个懦夫。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挑选他们认为比自己更小或更弱的人。他们最不想看到的是反抗,以及他们所谓的受害者在遭受每一次屈辱时,在脸上所展示的绝对勇气。霸凌根本没什么崇高,惟有很多人敬佩那些挺身而出反对霸凌的人。而那些反抗的人只会激发更多的人士参与其中。

任何人若认为马来西亚很舒服,因此不愿意为了改变而牺牲任何东西的想法将是短视的。他们将变得越来越适应一个想法,即为了让改变发生,我们需要离开我们的沙发。正如伟大的革命家菲德尔卡斯特罗所说,“革命不是玫瑰花床。”

(翻译:官泰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