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兵闹国会的丑剧/黄子

五六十年代,每逢地方议会选举,新村草场,必见群众大会。层基领袖的演讲,绝对是村民痛快的娱乐。教育程度不高的演讲者,碰上文盲半文盲的听众,种族主义、民粹主义到人身攻击爆粗口用方言问候敌营候选人,肯定会掀起热烈掌声将大会推上一波波的高潮。

也许这说法不周全——从东姑到老马,国州议员,虽然未受过大专教育者不少,但他们都有修养教养涵养,没人在国州议会内斯文扫地,爆粗口,用低俗粗俗黄腔双关语侮辱女性吃女人的豆腐。老马下台之后,国会殿堂里的代议士基本上已提升到大专以上,但这些决定国家前途的精英的教养修养涵养,却下沉到五六十年代基层领袖的水平。

伯拉上台之后,上流人物在殿堂之上,竟是下流的黄腔横流。遭到反弹之后,总是百般推委抵赖,而最方便莫过于推给媒体。副农业与农基部长,即为最新范例。

原来在正副议长的保航护驾之下,其CORK 或KOK就应船过水无痕。

奈何亚洲人的文化中有上阵不离父子兵。本该落幕的黄腔闹剧,由其公子悍然率众替天行道,代父出头,围攻力挺友党同志的诚信党国会议员,而再掀高潮。

再次考验执法司法

国会,原是动口的神圣殿堂。这里又非台湾,才充许议员动口也动手,以使国会殿堂同时发挥斗兽场的功能。

今番副部长的公子代父报仇,虽非在国会议员堂内,但在国会范围之内,目无法纪,再次考验执法司法,这个国家是否还有法有天?

下流无耻野蛮的丑剧,置巫统国家尊严于何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