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国民:以悲心参与公民社会运动

廖国民分享他对佛教参与公民社会运动的看法。

廖国民居士是前佛青会长,多年来积极关心国内外的公共议题,除发表文章表达意见与看法外,也直接上街参与国内的公民社会运动。

日前菩提工作坊在《净选盟5.0》集会前夕举办了一场有关佛教徒应不应该参与集会的分享会,并邀得廖国民居士前来主讲。

廖国民居士本身是认同佛教徒应参与公民社会运动,他自身也参与了净选盟早前的几场集会。他提出几点有关佛教与参与公民社会运动应注意的事项:

政教要分离,但这里指的不是宗教领导人或组织不涉及与不过问政治,而是宗教机构与最高权力机构两者的关系要分离,政府不能以任何形式来制约宗教的发展,两者的关系应分开。但宗教组织既然是公民社会的一部份,就应关心政治与政策,对政府的施政提出看法与意见,因每一个政策都影响每一个人,不因你是佛教徒就能豁免。 

有些人担心参与公民社会会受到权力单位的“关注”,会影响佛教的未来发展?廖国民认为这不符合佛教的教义,佛教讲慈悲,强调救苦救难。佛经记载了佛陀舍肉身去喂鹰,这说明菩萨的精神、我们不能因害怕恐惧而不去参与,慈悲的意义就是救度众生的苦,包括众生此刻所受的苦。

任何场合都是佛教徒

有些人认为佛教徒参与集会,但以公民身分参与就好,不应打着佛教徒的身分与旗帜。廖国民认为他本身是佛教徒,哪任何一个场合与时刻都是,为何上街是就不应以佛教徒身份?佛教的救苦予乐,就是给众生欢喜,若众生的苦来自体制,那不能只照顾受害者,而不去纠正与影响造成众生苦的体制与源头。他继而以一行禅师举例,一行禅师的文章虽以优美诗意出名,但他是“入世佛教”的行者,他诠译五戒第二戒的偷盗,将其内涵扩展至包括商业欺炸垄断与不公义的行为。他认为“戒”不仅是不能做不该做的事,应该做而没去做也是“犯戒”,这包括没去阻止强权打压与剥削,不仅是消极不做,还应积极的要去防止。 

廖国民表示,当前马来西亚佛教团体参与公民社会予人的感觉是不夠关心,因此参与与打着佛教旗帜有其意义,在需要的时空做出适合的行动。

另,他提及佛教上街不是“佛都有火”,不是以瞋恨心去参与,是以悲心去参与。参与的方式是平和的,可以选择不喊口号,也不会去挑衅他人,可以唸佛、数息或静坐方式进行。佛教徒可选择以另一种姿态上街与参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