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曾上课常打瞌睡
她有望成为狮城首名女总统

谈到是否可能成为新加坡第一名女总统,哈莉玛笑着说:“我觉得现在谈这个还太早。”(图:《新报》)

(新加坡1日讯)新加坡国会议长哈莉玛被认为有机会创历史,成为新加坡第一名女总统,但她笑着回应说:“我觉得现在谈这个还太早。”

新版英文报《新报》今起全岛免费发送,哈莉玛(62岁)接受《新报》访问时,分享个人生活及对民选总统和新加坡人就业前景的看法。

下一届总统选举需在明年8月前举行,哈莉玛在坊间呼声高,但她说现在言之过早,她只专注在国会议长与马西岭-油池集选区议员两个职务上。

由于下届总统选举预留给马来候选人参选,一些人指这只是在装门面,但哈莉玛并不认同。她说:“当你说这是在装门面,就是说这是象征性、敷衍式的做法。但其实无论是公开或预留的选举,所有候选人都必须符合基本资格。”

哈莉玛吁请仍存疑的人,将这些变动视为保留新加坡多元种族强项的一部分。

哈莉玛在2001年成为新加坡第一位马来族女议员,并在2011年成为政务部长,3年前更成为新加坡第一位女国会议长。

她从工运出身,也从事志愿工作,特别关注新加坡弱势群体。

问及是否会考虑参选总统,哈莉玛回答谨慎,她说:“现阶段我不予置评……对我而言,你以什么身份服务民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真心奉献,为新加坡和新加坡人服务。”

吁请工友适应新常态

在工运33年,哈莉玛目睹多轮裁员潮,工友的经历令她感同身受,因此吁请工友适应新常态。

哈莉玛说,要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是艰苦的,但对经济环境不明朗而被裁退的人来说,这是必须的。

“我知道这非常具挑战性,如担任工程师多年,要尝试去另一个领域,但你必须这么做,因为工程领域制造的工作少了,制造业也变得更自动化。”

哈莉玛选区的居民也开始面对裁员和失业问题,她认为,大部分人仍能凭自己的能力找到其他工作,但他们需要暂时的帮助让以熬过没有收入的过渡期。

母亲教导做人要量力而为

母亲一年多前逝世,从小就教导哈莉玛做人要量力而为。

谈到个人生活,哈莉玛透露,小时候她除了上课,也需要到母亲的小吃店帮忙,以致上课常常打瞌睡、不专心。直到一名老师告诉哈莉玛,她其实能做得更好,而哈莉玛也觉得不该辜负母亲的辛劳,因此发奋图强。

多年来哈莉玛因为工作错过了不少家庭时光,5名孩子一眨眼就长大了。她去年投票日原打算巡视后就去见母亲,但母亲却没等到她就离世了,哈莉玛没有见到母亲最后一面。

谈到母亲,哈莉玛眼泛泪光,她说,自己有时候觉得应该多陪陪母亲,但这是从政者必须有心理准备的牺牲。

“对你的人生有这么大影响的人,是不可能忘记的,但生活还是要继续。”

哈莉玛的母亲教导她,做人要量力而为,不要去向别人伸手借。哈莉玛谨遵教诲,当年与丈夫搬进组屋时,花了8个月才存到钱买沙发。

母亲也认为,若天亮前还没起床就是懒惰的行为,因此哈莉玛维持每天清晨5时就起床的习惯。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