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暴利机制:利或弊?(上篇)/李兴裕

当政府要管制市场时,它面对不过度增加市场经济的工商业负担和要维持消费者之间的一个棘手平衡工作及抉择。本文尝试推出的理性经济论点是:在一个自由市场体制中,政府不恰当和过度的干预,并非一种有效率分配资源的机制,而且不仅不能保护消费者,反而会对他们不利。

资本主义的价格制度对市场极为重要。我们的福祉和生活素质大大取决于价格制度如何妥善地运作及团结所有理性的消费者、企业及市场参与者。

在一个市场经济中,消费者要的是公平和合理的价格,而企业要的是赚取合理的利润,以维持企业的活力、继续投资和制造就业机会。政府所扮演的角色,是维持价格稳定或至少维持可管理的通货膨胀(约2%),同时促进企业发展,而非以繁重累赘的条例加重商家的负担。

为了保障消费者利益,政府对必需品实施价格管制及供应管制方式的价格干预或稳定措施。这些措施在佳节期间和发生自然灾害时,对稳定必需品价格的确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这一项持续引起监管单位、政治人物、工商业者、消费者、非政府组织及研究人员之间议论纷纷的措施,就是根据《2011年价格控制和反暴利法令》(PCAPA)实施的反暴利机制(Anti-Profiteering Mechanism, APM)。

该法令是在落实消费税时,所实施的一个强而有力的管制工具,以抑制不法商人浑水摸鱼,借消费税之名操纵和胡乱调高价格,牟取暴利。我们要记住的是,在实施消费税时,国内成本压力日益增加,加上政府撤销及合理化补贴、以及其他的成本上涨,如最低薪金制等,造成业者雪上加霜。

如今消费税实施将近22 个月,原属“暂时性”的反暴利机制,从原定的2016年6 月30日期满日期,已被展延到2016年12 月31 日。消费者和企业对反暴利机制各持己见。

干预非解决对策

立下该法令是为了阻止暴利行为,而其隐含前提是政府能够比市场更有效率地分配资源。作为这项法令前提的另一个主张就是政府比那些成败全靠本身是否有能力预料高变化幅度的成本及利润率和市场需求情况的企业家,更加了解人们的需要。

客观上,就满足消费者而言,政府通过反暴利机制进行管制,简直就是对供求进行干扰。

支持自由市场

在一个自由竞争的市场,商品产品价格必须任由自行调整,以作为对生产者及消费者的一个讯号。供求在价格变动后调整,那些最需要而且愿意支付的人将能得到他们所要的物品和服务。这也就是所谓的“愿买愿卖”的道理。在供求中能够自由和迅速地调整任何失衡,才有公平的竞争、市场效率及公平定价。

经济逻辑很简单

消费者对某个产品的偏好决定他们要以某个价格购买产品的数量。虽然有人在短期从反暴利或反价格欺诈或价格控制中得益,但他们最终将会吃亏。

究竟为何呢?以人为方式把价格维持在市场出清价格之下意味着供应将耗尽,以致一些消费者将买不到产品。没有足够的物品销售将导致严重的福利损失。

更糟糕的是,这将导致货物囤积及短缺,以致价格节节攀升。认为通过补贴就能够让消费者享受稳定价格和购买更多物品是一种谬论,因为需求将最终超越供应,出现供不应求的短缺。当补贴取消后,情形将恶化。在国内燃油和食油补贴取消后,我们正看到了上述的情况。

对企业来说,在营运成本上涨之际,价格被“控制”和压制在顺其自然的水平之下,而且利润率被“监视”或涨价被限制,不仅会拖垮他们的业务,也在取消可鼓励其他生产者为消费者增加其他供应的补贴下;投资者将撤离,到别处另谋更好的回报。这意味着可能失去外资,以致供应商减少,而留下来的供应商将进行卡特尔式及极端的垄断式行径。

简而言之,反暴利或反价格欺诈阻止或阻拦新的市场参与者进场纠正供求之间的失衡。

(作者为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

李兴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