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专员/拿督陈学瑜

最近与一位多年前的老友相聚,他目前在澳洲悉尼当医生。他与我分享在澳洲当医生的点点滴滴,其中一个比较特别,与其他国家医疗制度不同的是,澳洲的医疗诉讼并不常见,这在目前的医疗环境来说是较罕见的。主要的原因在于,他们有个卫生官,工作是专门负责处理医疗纠纷方面的问题。这些卫生专员隶属澳洲卫生部,他们立场中立,所有病人的投诉都可经过他们秉公处理,而他们一般都能有效的解决纠纷,这也节省了纳税人很多的人力、财力与物力,因为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医疗诉讼。

找出医疗失误真相

老实说,我本身认为这个制度非常优秀。很可惜的,多数国家都没有这样的制度,也导致一些国家的医疗诉讼超高的。医疗诉讼这个问题在美国非常普遍,而在马来西亚也有越来越多的趋势。无可否认,这些诉讼中,有些是有必要的,因为明显的是医疗疏忽。不过也有许多的医疗诉讼是完全没有根据的,而医疗专员就可以把这些不必要的案件过滤掉。当然病人或医生都可以不同意或挑战医疗专员的判断,不过一般上,因为医疗专员是根据所拥有的资料作出专业决定,他的决定一般都很正确,所以假如医疗官认为病人的案件不成立的话,病人一般上就不会再追究。

我没有阻碍病人就医疗疏忽而向医生或医院追究责任的权利,但鼓励病人或家属找出真相。我也完全同意病人与家属应该在医疗疏忽中获得适当的赔偿。可是我却强烈反对病人或家属在完全没有根据的前提下,起诉医生或医院,原因不外是希望从中捞一笔可观的赔偿金。

捍卫医疗制度的诚信

我曾听闻在马来西亚也有所谓的专业医疗诉讼者,他们的工作就是寻找机会控告医生。一位同事曾经分享他之前被专业医疗诉讼者“勒索”的事件。我的同事也是肠胃专科医生,曾经见过这位病人,病人患上小肠淋巴癌,挺难诊断,同事最终还是诊断出病人的问题,但在治疗了问题后,病人去见我的同事,要求赔偿5万令吉,否则他会开始医疗诉讼。同事当然不会无端端奉上5万令吉,这病人也真的开始他所谓的医疗诉讼,只是后来都不了了之。这件事已对我的同事造成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不过我本身觉得医生应该捍卫医疗制度的诚信,不应在完全没有根据的情况下作出赔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