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保费再调涨省思/李治宏

日前报载,在背负庞大医疗费索偿且已不胜负荷下,国内一些保险公司已于本月相继调高医疗卡保费,涨幅介于10至30%。

据悉,这次调涨不仅影响新保单持有人,一些公司的现有医疗保单持有人同样受影响。

医疗费高令人头疼

一名接受本报询问的代理员就指出,国内医疗费用持续扬升,而且庞大医疗费索偿已达到保险公司不胜负荷的地步,是部分保险公司医疗保单保费调涨的主因。

的确,据报道,国内医疗费平均每年上涨15%。

诚如该名代理指出:“10年前动手术要1万令吉,如今已涨至3万到4万令吉。”医疗费持续高涨,确实是令人头疼的因素。

据笔者了解,这也是继2014年4月之后,国内医疗保险的保费再度调涨。

当时医疗保险保费的涨幅最高达20%,而这次最高则是30%。但至今为止,此次调涨在市场及消费者之间激起的回响,反而不如上次般显著。

应遏制额外收费歪风

上一次调涨时,代表国内所有人寿保险代理业界的马来西亚寿险代理暨顾问公会甚至站出来“为消费者请命”,表明或将动议国家银行指示有关调涨医疗保费的保险公司公开账目,说明调高医疗保费的原因。

当时笔者曾在本栏撰文指出,要求保险公司公开解释调涨医疗保费固然可行,但真正该解决的是医疗费用不断调涨,尤其是私人医院收费高昂且出现不必要额外收费的歪风。

针对这次医疗保费调涨,笔者仍持有同样看法和立场,即与其一味责怪保险公司调高医疗保费,各方真正应追究和解决的是,为何国内医疗费用持续高涨?

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医疗保费的再度调涨,肯定和医疗费用尤其是私立医院的收费持续扬升,以致保险公司面对的医疗费索偿不胜负荷,息息相关。

当局是否认真看待此事,并对症下药,与涉及的各方,包括私立医院、保险公司等深入的探讨一个解决方案?

当局是否可考虑立法或修法,严厉对付动辄调高收费,以及征收不必要或不合理医疗收费的私立医院及专科医生?

至于对此次医疗保费的调涨,会否导致一些投保人弃保?原本有意投保的消费者则因此却步?

弃医药保险不明智

笔者认为,不论是断保或不愿投保医药保险,都是不智的行为。毕竟,一旦需耗费一笔庞大而本身无法负担的医疗费用,如果没有通过医疗保险,由保险公司来承担这笔庞大开销,可能会令自己陷入财务困境。

笔者一名投保医疗保险,但选择免现金医疗保单(即自己先付费,再向保险公司索偿)的友人,近日即因为动了一个总费用2万令吉的手术,而陷入捉襟见肘的局面。

事缘她的公司虽然为她投保有关免现金医疗保单,但她必须自己先付费,再待保险公司理赔后,取回有关医疗费。

如今,因为公司尚未获得保险公司理赔,她本身以信用卡支付有关2万令吉医疗费后,结果自己背负了一身卡债,必须动用银行定期存款,才能缴清有关卡债。

面对医疗保费调涨,消费者不能弃保。若无法增加收入来应付这笔额外保费,就唯有设法削减其他开销。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