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重返30年代”阴霾
民族主义恐席卷全球

特朗普(右)和班农将是未来全球民粹主义滥觞的关键人物。

(华盛顿29日讯)特朗普胜出美国大选,随即任命另类右翼明星人物班农为首席策略师,不少评论对白人民族主义在美国抬头深以为忧。

这种以族裔为本位的民族主义,早在俄罗斯、印度和土耳其等地近年已蔚然成风,但波浪如今卷至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冲击数十年来的全球化基石。

历史学者争论,全球会否重返极端民族主义成风的1930年代。

据香港《明报》报道,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沙马在特朗普胜选后声言,西方正面临“灾难时刻”,重提希特勒也是民选上台一事:“民主不时令法西斯主义者上台,1930年代试过一次”。

沙马此语一出引来巨大争议,惟沙马坚称,认为种族因素在这次选举中不重要的人纯属掩耳盗铃,“种族因素极其重要”。

沙马等“重返1930年代”论的历史学家,倾向将2008年金融海啸与1930年代大萧条相提并论。

上班族当年面对失业高企苦苦挣扎,对金融及政治精英心怀怨恨,对未来愈来愈悲观;不少人将困境归咎外国人或犹太人,缅怀理想化的过去,担心国内外的“敌人”。

德国成民主照明灯欧洲不会重陷黑暗

研究希特勒崛起的专家克肖向法新社承认,当今欧洲情况与1930年代的确有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相似之处,“但是我不认为我们要回到1930年代的黑暗岁月,因为表面相似之外,还是有有巨大的差异”。

克肖解释,最主要的分别在于德国的角色,德国现已成为自由主义民主制度的指路明灯。他指出,只要对比一下当年和今日的军事及社会福利支出的平衡,就可看得出欧洲难以重现80年前的专制国家。

法国历史学家布朗夏尔则认为,1930年代是“全球化的开端”,产生了与如今并无二致的文化和经济焦虑。各国以关税等贸易壁垒试图保护本国经济,触发贸易战。

尽管他不认为会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但认为当代人对欧盟等国际机构的能力太乐观。说到民众对精英的愤怒时,他说:“时代不同,事情不同,但人心相同。”

全球化恶果致民心变

英国欧洲史专家比弗同样将矛头指向全球化,但坚称“世界不会重返1930年代”。

他在《每日电讯报》撰文反驳沙马,认为关键在于全球化的资本主义带来巨大的社会经济及政治转变,打破边界藩篱和爱国主义掣肘,同时却慢性自杀,任由跨国企业剥削劳工,及造成中产下降,引发民心思变。

传统左右翼缺乏新思维,令民粹主义者乘虚而入:“他们不需要实际政策,只需仇恨群体和口号”。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