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法官的枪手

某年,X州有个专业团体举办年度晚宴庆典,邀请当地法庭法官、推事等司法人员参与其盛。我的上司——地庭高级法官,亦受邀出席。

翌日,上司审妥当天的案件后,叫我入其办公室,对我透露一事。

原来,相关团体日前的庆典安插了一出短剧的余兴节目。

姓名都被引用

短剧的内容,是搬演一个“法官”审理一宗民事案件的过程,“公堂”上还有诉辩两造“律师”、“通译官”和“庭警”,而我这个现实版的通译官与庭警的姓氏名字,都被引用了!

诉方“律师”对“法官”说,他的当事人与“法官”两人很巧合皆来自同个甘榜XXX(我上司的故乡名称),有密切同乡情谊……。短剧结束时,座上宾客报以如雷掌声,有者还不约而仝将视线投向我上司。

当晚宾客众多,上司碍于身分特殊,纵然对短剧感到有些困窘与不悦,还得按捺着情绪故作轻松神情!

我与上司共事多年,深切瞭解,大人他自尊特强,待人处事有他一套方式。而我看得出,他所述的短剧多少已给他带来困扰。

其实我这个属下也感到不解,作为一个拥有众多具法律知识成员的团体,任何时候都应对司法保持一定的敏感度,为何借短剧明指暗喻兼而有之,针对司法人员,如此自辱辱人自伤伤人,也把一个短剧给践踏了!

写封抗议

“密斯特X,”上司思忖了一番后,对我说:“我还有几份结案判词赶着写,你就给我写封信寄给该团体的主席,表达我的不满,看他们如何交待!信由我签署,我负全责!”

我花了一些时间,用英文草拟了一封措词强烈的信交予上司过目。上司很满意我的谴记词用句,稍加增删后便嘱我打字给他签署寄出。

几日后复函来了。一名带有拿督衔头的成员,在信中委婉解释,当晚的短剧,纯属娱乐性,无意针对特定司法人员或法庭,亦不具中伤诽谤成分,不意它给我上司带来困扰,该组织同僚甚感过意不去,愿意集体负责,毫无保留作出道歉,并着重作出承诺与保证,今后历史绝不重演……。

既然有关方面已作出解释,也表示了歉意,上司决定不再追究下去,正所谓:留得三分情面,日后好相见!

这个短剧风波,终似船过水无痕,很快恢复平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