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晋Kuching:猫的故乡

猫跃入黄昏,蹲在时间的深处,或穿入

海唇街旧巴刹角落

逼近历史的后院,向1842年

探望

或更早,更远,更原始于卡达山

清澈的眼睛

看白人拉者点亮了他们的枪炮,唤醒

文明,一步一步

耕犁过,他们祖先荒芜的梦

和身体

甘密树上却开满了潮州话与福州音

繁衍了一地

儿女,哭和笑,和一代又

一代,岁月的花果

猫跃过了大伯公岭上的古井,辘轳

吊出的水影

游走于龙眼树下,和一溪

水声:“ku-ching, ku-ching”,叫醒了

深深暮色里,天上所有

睡着了的星星

而老铺排列着记忆,听亚答街

阳春台上的潮曲

唱来了离乱,唱去了悲欢,唱老了

一朵乡愁的云

在阿嬷的心里,落成了一夜

淅淅沥沥的雨

马来语和马来语牵手,走过打铁巷

火花迸开

生活,和汗水谱成的音符

敲打出

一个时代遗忘的歌

James Brook已睡成了铜像,英语

爬行过猫的背脊

随着沙拉越河的潮声,退出唇角

故事的边疆

退出了历史的长屋之外

猫无声回到吴岸的诗里,躺成

九行童年的记忆

“妙”,悠悠,躺成了梦

梦里

永远的故乡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