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自娱娱人

我在面子书上堪称活跃,开了几个小组,每天写得很勤快。

可能因为病苦流离、贫穷忧郁,什么的都经历了一些,写的东西容易引起共鸣,有时也为人解答一些生活上的苦恼,渐渐的,竟也受一些人尊重,把我想象得很不错,仿佛有道之人。

其实不管有道无道,人人都有他们可敬可爱之处,看到了说出来并不难,许多困苦处境的答案,也早已安放在人心中,我们自己不知道,还以为那智慧是别人的。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若以网络上人们对我的想象自喜自爽,我会脱离现实多远,难以估计。

写得多两个理由

写很多,第一是因为我本来就是神枪手,打字快到不行,行文也不需构思(简称乱写),第二,呵呵,还用说吗?——因为我得空。

我在普罗旺斯,法语不是很溜,生活深居简出,没什么朋友,每天做饭带孩子,扫地洗衣,衣服还常常堆积如山没去处理,老公孩子没衣服内裤穿了嚷起来,我就手忙脚乱去挖衣山裤海,好不容易找到了,孩子们额手称庆,我只好傻笑。

无法成为有效率的主妇,我一直感到不好意思,但也没什么办法改进,逼自己努力会痛苦,我更享受不停地写字。

但又不要正式的写能赚钱的字,压力一下来,灵感之源就截断了,发呆而已。

给《南洋商报》写,算舒服的,张永修催稿很尽责耐心,很稳定,我不怕自己忘记,他叫我写,就写了,这样很好。

有时孩子气发作,也会不开心,想着我每天写那么多,却没一个字能用来赚钱养活自己,其实很可惜,但也没得怨,自己缺乏纪律和组织整理能力,只能散写,而且一定要写爽,賺不到钱,自己赌赌气就算了,真要起烦恼或怨天尤人,未免太傻。

这一生,无过人之处,无一技之长,能写字自娱娱人,很幸运了。

网络世界虚幻不实,人们容易起想象,想得太美太崇高,与我的真实境遇,是没有关联的。

说到底,就是一个住在法国有点寂寞的人而已。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