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穷不能穷教育/南洋社论

贫富分化,对教育有什么影响?

斯坦福大学的教育和社会学教授Sean F. Reardon研究发现,近30年来美国教育成就的贫富差距扩大了40%:有钱人家的孩子学得更好、考分更高、上更好的大学,并且更有可能毕业。

这当中说明了一个事实,与我们的“再穷不能穷教育”理念吻合。

可悲的是,孩子再聪明要上大学,没钱不但不能,更是万万不能,继续恶化,成为常态。

2017年度财政预算案对国内15所大学减少了拨款,除了玛拉工艺大学及另5所大学。玛拉工艺大学是除了土著,其他族群进不到的大学;然则,其他20所政府大学也不全是土著以外族群就可以进入的。

减少了拨款,政府说“大学需要自主独立”,但何处找钱?

国立大学校长诺阿兹兰说,削减政府大学拨款,不意味着政府没钱资助政府大学,而是要大学更自主独立。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卜狄伦说,答案在风中飘荡:政府还有钱吗?然则何以减少拨款,不是说再穷不能穷教育吗,既然不穷,拨款何以不增反减?

要大学自主独立,与减少拨款有何直接关系?搞到讲师为了KPI而自行完成研究报告,有此必要吗?

我们担心的不仅如此。这些年来,高教贷款从过去涵盖生活费到今天的学费不足,再到生活费、住宿自理,原有的福利“缩水”了;长此下去,政府和大学会不会打学费的主意——提高收费?

研究型大学每年平均减少拨款近2亿令吉,一天就是逾50万开销的减少,这可不是小数目。

不只是教育界担心,国人忧心原已每下愈况的世界排名,明年会是何排位。

上月杪,台湾总统府、行政院和执政党的“执政决策协调会议”决议,未来侨外生、大陆生健保费均全额自付,意味着以侨生身分赴台升学的大马学生,每月须付费新台币1249元(约165令吉)。

换言之 ,修法后若收费不变,学生每月将须缴付1249元(约165令吉)。

没钱真的不行了,不只国内,国外的生活开销压力一样与年逐增,马币汇率进一步恶化,雪上加霜。

教育不再平民化了,没钱,孩子再聪明,家长会真的什么也做不到,奖学金不易,贷学金不足,当面对考上大学的孩子时,家长情何以堪?

“孩子,努力吧!总有出头的一天。”这个年代,这种话万万不能对孩子说,除非你有十足把握可以弄到教育费。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对孩子会是一生最大的打击。

首相纳吉鼓励人民到德国深造,除了其高超的学术之外,更大的原因是免学费,但生活住宿开销呢?

政客与富人永远不会知道,尽管大学有津贴,读、考德文开销其实不轻,将近1万令吉;为免学生跳飞机及经济拮据半途而废,到德国前,学生银行户头须有逾8千欧元保证金。

8000欧元(4万多令吉)保证金,公积金局也爱莫能助:由于不是直接汇入大学户头,这个我们帮忙不到你,你不能申请公积金充孩子的教育用途。

孩子苦读,如果没钱,怨谁?世界人才排名,大马跌4位至第19,你怎么说?

再穷不能穷教育,可以很动听,现实是残酷的,没钱万万不能——行不得也哥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